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阿纳金是真的万万没有想到,十年前,他和他的老师以及那些绝地大师们就曾在这颗星球这里被抓住并差点就被乱枪打死!而十年之后,长大成人并成功从一名塔图因的奴隶小孩逆袭成为高富帅绝地武士的他,竟然又一次在这里被分离主义同盟的家伙们给俘虏了,并和帕德梅以及某个同样倒霉在这里被抓了两次的欧比旺一起,被以那些吉奥诺西斯人以‘从事间谍活动’等可笑的罪名匆忙地审判并被宣布判处了死刑?
不过现在还好,他并没有太过于担心……
那并不是阿纳金不怕死,而是由于,他计算过了好几次的时间,并得出了一个对他们稍稍有些危险的有利数据?反正,不管怎样,至少,他觉得目前发生的事情就还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因为,那些该死的吉奥诺西斯人并不是直接将他们三人拉出去给战斗机器人打靶,而是很体贴地举行了一个‘欢送’仪式,似乎是想要将他们在这个巨大的古老角斗场一样的地方,以某种仪式让无数的吉奥诺西斯人去见证他们三人的死亡?
而这,就是阿纳金的机会!
所以,他很乐意地配合着那些吉奥诺西斯人的行动,看着它们将自己押到一辆悬浮战车上并沿着巨大的角斗场逛了一圈,并任由它们在示威游行结束后才将他给绑到了角斗场中间的那四根石柱子中的一个上并热情地欢呼嚎叫着。
而当那些昆虫一样的吉奥诺西斯人把他绑好并飞走之后,他才发现,先他一步到来的帕德梅以及欧比旺早已经被绑在石柱子这里多时了?
“帕德梅!”
“太好了,你不用怕害怕,我来救你来了……”
看着那些吉奥诺西斯人将自己给在石柱上用铁链给死死地绑住并离开之后,阿纳金才笑着对自己一旁的那个一直有些不敢置信地瞪圆着眼睛看着他的帕德梅大咧咧地笑着道。
鬼王狂妻:逆天廢柴大小姐 蘇泠兒
虽然吧,他口口声声说的,跑来救帕德梅的话,似乎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你……”
“阿纳金!”
“我不明白,你这是……不对!你为什么也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呆在纳布星或者已经返回科洛桑了的吗?”
想想自己等人被捕之前欧比旺检测到阿纳金仍旧待在纳布的情况,帕德梅便不由得有些惊愕以及带着一丝丝难过的表情反问着道。
她虽然很高兴能够在自己死之前再看到对方一面,但是,那就绝对不应该是这种情形!!
“我当然是为了来救你!”
“贸易联盟的战舰再一次袭击纳布星了,我知道这次谈判一定是个阴谋,所以就第一时间赶来救你了!”
阿纳金赶忙解释着道。
不过,他却没有说纳布星上发生的事情,也更加没有说自己的虫群已经消灭了贸易联盟攻击纳布星的舰队以及正在派遣极其强大异虫战舰‘利维坦’赶来吉奥诺西斯星的事情。
“阿纳金……”
“我其实不怕死,只是……只是我没想到,最后还是连累了你…….”
“你不该来的……”
对方能来且能奋不顾身的第一时间来救自己,帕德梅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却并不希望看到对方这样冒冒失失地跑来送死,因为那很不值得,那只会让她在感动之余变得更加地难过和自责!
“乱说什么呢!”
“帕德梅,你知道吗?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你,哪这个世界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不管你在哪里,哪怕是一起去地狱,我都会义无反顾地陪着你的,我不会明知道你在这里有危险而无动于衷,绝不!!”
看着帕德梅脸上的无助和凄凉神色,阿纳金不忍心看着对方那么痛苦,所以便赶忙温言出声安慰着,并笃定地表示,他自己并不后悔闯到吉奥诺西斯星这里来,哪怕是现在这样被绑在这里,准备让那些吉奥诺西斯星人看着他们即将表演某种死亡也是一样!
‘阿纳金……’
‘帕德梅……’
就这样,阿纳金和帕德梅就那么深深地对视着。
此时,他们的眼中就只有彼此,连那些吉奥诺西斯人和那个杜库伯爵以及贸易联盟的那个洋洋得意的总督纽特·冈雷他们在观礼台上到底说了些什么都没有注意去听,他们就那样在那些吉奥诺西斯人的欢呼声中深情地对视着。
“喂喂喂!”
“你们够了啊!”
终于,旁边的另一个石柱子上挂着的欧比旺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
“我不明白,阿纳金,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吧!”
“我的意思是:你这个家伙,你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
显然,对于原本应该好好地待在纳布星或者已经回到科洛桑的阿纳金却很意外地出现在这里,并还被那些吉奥诺西斯人抓住准备跟自己等人一起处死的事情,欧比旺就表示有些难以理解。
“当然是来救你们的啊!”
阿纳金回答得理直气壮,虽然他的那救人的过程并不完美,甚至中途连帕德梅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逮住,但是他直到现在就还是坚信,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应该是不会太让人沮丧?
“救人?”
“哈!你就是这样来救人的?好吧,你真是干得漂亮极了,果然不愧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学徒!”
确认了一下,发现对方还真个是单枪匹马地闯到这里来的欧比旺,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调侃挖苦着对阿纳金嘲讽着道。
果然,在飞船上的时候他对帕德梅说的那些话就果然没有错,那种不该有的情感还真的将阿纳金给毁了,看看对方都做了些什么,竟然连绝地武士本该有的那种最基本的理智和判断力都丢掉了,就这么一个人跑来这里送死还一副甘之如饴的样子?
“放心!”
“我是来救帕德梅的,并不是来救你的!”
人生拯救計劃 再來一支大雪茄
听着对方的讥讽,阿纳金也一点都不客气地实话实说道。
也就是因为帕德梅了,如果仅仅是欧比旺被抓的话,他可能最多是第一时间通知绝地委员会,或者偷偷地让虫群来救而已,就肯定是不会亲自不管不顾地跑来到这颗星球上的吧?
“非常好!”
“那请问阿纳金·天行者阁下,你成功救到了吗?”
欧比旺用那种见鬼了一样的表情盯着阿纳金,想看看对方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这个……”
“我进来的时候碰到咱们的老师和咱们老师的老师了,我打不过他们,所以……”
所以阿纳金就被逮住了,并被抓到了这里来。
不过虽然暂时还没有能救到帕德梅,但他相信,只要再拖一会应该就差不多可以了!因为他感觉到了的,他的虫群已经很近很久了,并有可能是感知到了他的处境,所以就正在加快速度赶来?
“很好!”
“阿纳金,你真是好样的!!”
说着反话的欧比旺气得直接转过了头去,似乎是对于他手把手教出来的这么一个蠢货绝地而感到无比地羞愤?
“喂!”
“你们两个,你看谁来了?”
没有等阿纳金和欧比旺俩人继续说点什么,帕德梅忽然就低声地朝着他们两人提醒着道。
因为她看到了,远处,某个熟悉的身影正搭乘了一辆小型的悬浮车辆来到了她们三人的跟前,并跳了下来,然后就那么沉默地笼着手一步步地朝着柱子这边走来。
“阿纳金、欧比旺,还有……”
重生之若錦年華
“帕德梅……”
看着眼前的这三人,其中两个是自己的学徒,一个是自己十年前就已经认识且私交还算不错的纳布前女王帕德梅·阿米达拉,现如今的纳布参议员以及和平派领袖,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了。
‘……’
‘……’
‘……’
欧比旺、帕德梅以及阿纳金三人没有急着说话,就那么齐齐地看着笼着手站在他们身前的那个原本让他们十分敬佩的绝地大师,各自的心下也是百感交集,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对立的局面。
当然,或许也不能说是对立,仅仅就只是理念上的分歧而已?
“欧比旺……”
终于,感慨了一会后,魁刚·金大师开口了,率先走到了欧比旺的柱子的跟前,看着他的那第一学徒并劝说道:
“你还是没有想好吗?”
“你也知道最高议长帕尔帕廷的身份了,第二共和国军也全都是他一手策划的阴谋……现在,十年过去,银河共和国的情况已经十分危险了,整个银河系也正处于一个异常糟糕的境地,顽固守旧的长老会拯救不了这个国家,现在只有独立星系联盟才有希望打败帕尔帕廷以及挽回那一切!”
“所以……”
“你现在选择加入我们还来得及,只要你点头,我会请求我的老师放过你的,你不该把希望放在那个自身难保的绝地委员会上!”
魁刚·金有些痛心疾首地劝着,想要规劝欧比旺放弃对方那顽固守旧的绝地圣殿以及绝地长老会抱有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魁刚·金老师!”
“我和阿纳金都相信你,但是我却不相信你的那个老师,应该醒醒的反倒是你!他也说过了的,他是达斯·西迪厄斯的徒弟,也学习过黑暗的原力,那样的一个危险的家伙,你怎么敢去相信他?”
“如果他真的是为了银河共和国,那就应该早点将事实告知长老会,然后配合绝地武士铲除最高议长帕尔帕廷,而不是纠集那么多的星系和分离主义者组建独立星系同盟!”
“还有!”
“老师,姑且不论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管是不是真的跟帕尔帕廷一刀两断并反目成仇,单单只凭他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就不难判断,他说不定也是一个跟那个西斯尊主一样的野心家!”
“所以老师,醒醒吧,赶紧将情报传回绝地圣殿,也许一切都还来得及?”
是的,在被捕的那一天,那个杜库伯爵以及眼前的这个魁刚·金老师就曾对欧比旺劝说过,让他知道了银河共和国目前的现状以及最高议长帕尔帕廷的真正身份……但是,当将信将疑,并没有选择完全相信的他打算现将信息传回绝地圣殿时,他就被他们给关起来了,并就这么跟帕德梅以及阿纳金一起挂到了这个吉奥诺西斯人的决斗场这里。
“不……”
帝王專寵:黴女七公主
“欧比旺,老师他确实有野心……但是,我相信他的话,而且,那么多年了,这个银河系以及共和国的现状想必你也看到了,我觉得,也该是时候有所改变了。”
摇头叹息了一声后,知道说服不了欧比旺的魁刚·金转而走到了阿纳金的那根柱子前。
“……”
職業情人
“阿纳金,你呢?”
“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学徒,你的未来应该可以走得更远的,所以……我能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
顿了顿,魁刚·金才用那带着一丝丝伤感的浑浊眼神紧盯着阿纳金的双眼并祈求般问道。
“老师……”
“我其实没有欧比旺那么高的觉悟,我可不管那个最高议长帕尔帕廷是谁,也不管银河系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且说实话,对绝地圣殿的某些规矩和古板守旧的长老会我也早就心有怨言了的……”
“所以,如果老师您能放了帕德梅的话,那就一切都好商量,真的!!”
阿纳金一本正经的在一旁的那个欧比旺无比悲愤的眼神和帕德梅那惊诧以及略有感动的表情下说出了这么一段很没有立场的话,并第一时间转头过去给了两人一个歉意的眼神。
而事实上,这也确实是他阿纳金的真心话,因为只要那个杜库伯爵以及贸易联盟不再去找帕德梅的麻烦,他就肯定是不介意暂时改旗易帜,加入到独立星系同盟里的。
毕竟在阿纳金看来,现在打谁都一样,反正最后迟早也都是要打一遍的!
而且,那个杜库伯爵有没有野心也并不重要,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个野心家,并在这一年来时时刻刻都在谋划着颠覆和掌控银河共和国以期获得那无上的权力?所以,什么大义、立场或者阴谋什么的就真的一点都不重要,而现在唯一还能让他心有顾忌的,就只不过是帕德梅一人而已。
“……”
魁刚·金没有说话,因为他满足不了阿纳金的那个看似很简单的条件,所以,沉默着的他只好沉着脸缓缓转身走到了最后一根柱子,也就是帕德梅的那根石柱子的面前。
“帕德梅……”
“你知道吗?我其实也很想救你,想想十年前,咱们可是共患难过一段不短时间的,咱们可是老朋友了……只可惜,贸易联盟的那些家伙对你恨之入骨,而他们愿意加入独立星系同盟以及提供大量资金和军队的唯一条件,就是要你的命……”
“所以,我很抱歉,我好像救不了你们任何一个人……”
其实魁刚·金很想拔出光剑救了眼前的三人,但是,在吉奥诺西斯星球这里,他除了能够在他的老师杜库伯爵的面前说得上一点话之外,就压根没有任何的影响力或者权力,哪怕他现在悍然出手,估计也不过是徒增一条性命而已。
而且,他一旦那样做的话,哪怕他们能逃出去,可以后就恐怕很难去监控他的那个杜库老师,很难监控和确保对方是不是真的是能做到对方所说的那种伟大愿景了。因为跟他的老师一样,魁刚·金自己也是十分痛恨共和国的腐败和长老会的顽固和守旧的。
“魁刚·金大师,你不用自责的……”
“我知道的,这一切不是你的错,如果你们说的那一切都是真的话,那用我的这条命去换取共和国不至于沦陷在西斯尊主的手里,那也不算是太遗憾?”
“但是你可要小心贸易联盟的那些家伙,还有你的那个老师,我总觉得,以后如果这个银河系掌握在他们的手里的话,很可能会变得比现在的共和国还要更糟糕一点呢!”
帕德梅现在并不关心自己的生死,在看到阿纳金哪怕是明知道可能会死都不管不顾地跑来救自己之后,她已经其实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所以,说完之后,她便转身,朝着一旁的阿纳金送过去了一个感激和爱慕的眼神。
“……”
“抱歉!”
“帕德梅、阿纳金还有欧比旺……”
“真的很抱歉……”
屬下知罪 枯目
此时,角斗场观礼台上的杜库伯爵以及吉奥诺西斯人的那个首领已经演讲完毕,整个角斗场也渐渐变得安静下来,同时那个角斗场的入口处也正有几名吉奥诺西斯人将某种怪兽从笼子里放出来,所以魁刚·金便知道,他该是时候离开了。
君主獨寵淡漠妻
虽然,他有点很不情愿,很不甘心,不忍就这么看到三人横死在这里……但是很可惜,他没有办法。
“……”
“帕德梅,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看到自己的老师转头并一步步走开,阿纳金便赶忙对着因为看到了远处的怪兽而稍稍有些紧张的帕德梅说道。
‘阿纳金……’
“我说的是真的!”
“我感觉到了,原力告诉我,我们今天没有谁会死在这里!”
‘……’
帕德梅强自笑了笑,她觉得,对方的理由很牵强,就只不过是安慰自己而已?
“喂!”
“阿纳金,你为什么那么笃定,是不是你来之前已经提前通知绝地委员会或者帕尔帕廷那个老家伙了,他们会派军队来救咱们?”
“不!我没有记得那样去做!”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不会死?”
“欧比旺,那是原力告诉我的,今天会有救星来救我们!”
“正好相反,阿纳金……我的原力告诉我,今天咱们都死定了,一定会回归原力的!”
显然,和阿纳金睁眼说瞎话的那种乐观态度不同,欧比旺早就已经是彻底绝望了的,并不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有谁会救得了他们。
别说阿纳金来这里之前没有发信息求救了,哪怕真的求救,可曾经在这里蒙受过惨重损失的绝地武士团就肯定是没法再来发动一次袭击了的!至于那个帕尔帕廷议长和那第二共和国军,如果真的是跟杜库伯爵说的那般的话,恐怕也是不会那么积极的派兵营救的,所以,他们三人看起来就确实是死定了。
“也许吧!”
阿纳金并不解释,因为他感觉到了,救星已经到来,他这次肯定是不会死的,虽然他来吉奥诺西斯星确实是有些冒失,但是他可是有做备案的!所以,此时的他就只是皱眉看着前边正在被那些吉奥诺西斯人驱赶着一步步走来的三头怪兽,并想着对策以及待会怎么去对抗它们和保护好帕德梅,以便尽量争取一点点的时间?
“!!”
“看!”
“那是什么?!”
突然,随着遥远的天空中似乎响起了战斗和爆炸声,帕德梅和欧比旺便惊呼着朝着天空中看去,然后果然看到了一只……或者可以说是一艘十分巨大和庞大的古怪生物战舰正飞在星球的上方,并放出了许多的怪异飞行生物跟那些贸易联盟的机器人宇宙战机绞杀在了一起。
同时,那艘巨大的古怪生物战舰几乎同时朝着下边,朝着他们所在的这个角斗场这里丢下来一个个同样巨大的,有着无数的疯狂扭动的触手一样的囊状东西,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们竞技场的空地以及周围砸了下来?
轰!轰!
紧接着,那些有着无数的疯狂扭动的触手一样的囊状东西如同炸弹一般,凶狠地砸到了角斗场的空地以及观众席上,让在场的吉奥诺西斯人以及贸易联盟的战斗机器人们变得混乱和造成一定的伤亡的同时,无数的跳虫、刺蛇等等便以狂暴的姿态从那撞击出的一个个大坑中爬了出来,并悍然朝着吉奥诺西斯人以及那些战斗机器人扑了上去。
轰!!
轰!轰!轰!!
很快,随着那种有着无数的疯狂扭动的触手一样的囊状东西被那艘恐怖的巨大生物战舰源源不断地丢下来后,吉奥诺西斯人以及贸易联盟的战斗机器人们的防线便开始崩溃,就那么被那些不断从一个个大坑里冲出来的凶残可怕的怪物疯狂地绞杀着……
万幸的是,那些可怕的怪物似乎全都在跟源源不断被调集来的战斗机器人大军以及数量同样众多的吉奥诺西斯人厮杀着,竟完全没有来理会正被锁在石柱上的阿纳金等人?
“太可怕了……”
“那、那是什么怪物?”
“没见过……”
“阿纳金,它们是谁?是你刚刚说的救星吗?!”
见状,欧比旺开始挣扎并试图睁开手上的锁链的同时,还不忘第一时间朝着阿纳金大声喊道。
“我不知道!”
“你觉得它们会像是跟我认识的?”
阿纳金违心地说出了这句话并反问着。
“肯定不是!”
“那些可怕的家伙我都从来没见过!!”
“阿纳金,欧比旺,你们能不能别浪费时间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
“不管它们是谁,趁着它们打起来,咱们还是快点跑吧!”
说着,似乎早就有所准备的欧比旺很快就摆脱了锁链,然后警惕地看着那些冲周围冲过的可怕的不知名怪物种族,发现它们似乎仅仅想要是找吉奥诺西斯人以及那些战斗机器人的麻烦,确实没有想要和他们不对付之后,他便赶紧捡起一把那种战斗机器人掉落地上的爆能步枪,两下就将仍旧被挂在石柱上的阿纳金以及帕德梅手中的锁链打断并让两人直接掉了下来。
“欧比旺说的对!”
“帕德梅,咱们先赶紧离开这里!”
看到似乎不用承认自己跟虫群的关系,阿纳金也乐得继续装傻,直接就装着十分紧张地拉着帕德梅的手并附和道。
“我的飞船应该还在外边不远处的一个通风口附近,如果咱们能找到一个可以代步的交通工具,应该很快就能到那里,然后就可以安全地离开这颗该死的星球了!”
安全是肯定安全的,因为虫群一定会为他清理一条通道出来的,阿纳金相信负责指挥的虫后应该知道怎么办的。
前提是……
它们不要傻到在这种时候还派某只蠢货虫子跑到他的跟前并询问他的命令?
“你们看!”
大地主的逍遙生活 無欲無求
“那边的那只动物拉的那辆悬浮车怎么样?”
帕德梅指着远处的那辆之前分别拉着三人一个个‘游街’示威的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动物拉着的那辆落后又先进的悬浮战车说道。
“好主意!”
“那还等什么?”
“快点,欧比旺,你难道想死在这里吗?!”
“!!”
“喂!你们两个家伙等等我!”
看到远处,看到他们的那个老师魁刚·金远远地和他们对视了一眼便搭乘着交通工具率先转身逃跑后,欧比旺也不敢耽搁,赶忙跳上了已经被阿纳金和帕德梅驾驶着的战车,三人就这么凭着这一辆依靠动物为动力,百公里大约消耗一把草的悬浮战车朝着竞技场外边快速地逃离了出去……
————————
~nnn(..)求票票(..)n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