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個校花做老婆
小說推薦撿個校花做老婆
轮回圣使脸庞的神色陡然凝固了起来。
她已经无处可逃。
手握仙剑,抬起头来,漫天的星辰花,绚烂无比。
这一些,是曾经庇护了她无数岁月的花儿,在漫长岁月里,盛开得极其璀璨,美丽。
然而有一天,她突然觉得,花儿虽然好看,却不是她最终的追求,她的世界里,应该有更加广阔的天地。
她选择了背叛。
盗取了灵根之后,投身敌营。
她最终成功了。
可她做梦也想不到,当她无比接近完成最后的任务的时候,却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她无力阻挡地球进化文明的崛起,而那一朵朵曾经庇护她,爱她如命的花儿,朝着她发起了凌厉的进攻。
“不要!”
轮回圣使的声音凄厉,带着哀求,“庸人哥哥,放过我,求求你好吗?”
“你这个妖女,还想为非作歹。”
愛情這把刀
敖酈化身神龙,气势磅礴,猛冲过去。
轮回圣使尖锐的大喊起来,挥剑斩向了敖酈,“一头老残龙,去死吧。”
红眸罗峰赶到,挥刀便斩。
转眼之间,四大圣人的力量朝着轮回圣使汇聚而去……嘭!嘭!嘭!震天动地的巨响声音回荡天际。
轮回圣使惨叫地被震飞了出去,一身衣裳被鲜血染红。
昆仑祖树重新化为人形,看着前方的这一袭身影,神色闪过了一抹复杂。
暗鐵 歐陽乾乾
轮回圣使见此一幕,更是哀求了起来,“庸人哥哥,你不爱我了吗?”
罗峰等人的目光看向了昆仑祖树。
霸天絕殺 聽雪一喧子不語
昆仑祖树庸人目光平静地看着轮回圣使。
往事在脑海里飞快地掠过。
敖酈刚要说话,被红眸罗峰拦下。
“让祖树前辈自己解决吧,否则的话,这注定会成为追随他一辈子的心魔。”
轮回圣使见昆仑祖树的眼神似乎在追忆着什么,当即是声泪俱下,“庸人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们还可以回到过去吗?”
“回到过去。”
昆仑祖树喃喃地自语,脑海中闪烁着往事的种种,然而,到了最后,是地球上面临着战火灾难之时,那一张他曾经以为是全世界最美丽的脸庞,突然间狰狞了起来,挥着手中的剑,屠杀着一个又一个地球进化者,甚至还有不少平日里跟她关系匪浅的人,她手中的剑,毫不留情。
昆仑祖树笑了。
“轮回圣使,我连你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还怎么回到过去?”
昆仑祖树步步逼近, 手中拿出了一支神弓,指着轮回圣使,“你刚才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我,不爱了。”
咻!神弓破空而起,粉碎了萦绕在昆仑祖树身上无数岁月的心魔。
这一刻,他彻底放下了心中的最后一丝执念。
破空而去的神弓,象征着往日的一切,烟消云散。
轮回圣使的眼眸流露出了一阵怨恨之色,倏然化身本体,一只体型庞大的兔子,身上圣光护体,朝着远处急掠遁逃,“男人都是无情的东西!”
轰!神弓击中了兔子的身子,圣光剧烈猛颤,而后破裂开来。
轮回圣使猛然地回头,目光流露出不可置信,“你竟然……突破了。”
昆仑祖树的目光平静地看着轮回圣使,他的脸庞也滑落了一滴泪,不过,这一滴泪,无关心魔。
一口鲜血喷出,洒落在地面。
神龙飞出,光束降临。
轮回圣使再度遭遇了沉重的轰击,摔在了地上,扬起了漫天的尘埃,庞大的身躯蜷缩了起来,而后挣扎着站起,眼神发红,缓缓地扫过了所有人,她的眼神,满是不甘心。
“就是死,你们也休想杀死我。”
轮回圣使疯狂地咆哮了起来,身躯猛然地一掠而去,冲向了昆仑。
鄉村花醫 白與黑o
燃烧生命般,撞向了昆仑神山。
昔日,她撞上昆仑神山上的那一颗树,获得新生。
今天,她再撞昆仑,走向了灭亡。
震天动地的声响,回荡于所有人的耳膜。
随着浓烟的渐渐消散,所有人都已经察觉不到轮回圣使的生命气息了。
守护地球进化文明的关键一战,大获全胜。
“赢了!”
远在京城的君老手心冷汗还没有褪去,此刻激动无比,盯着屏幕上捕捉到的那一袭白衣身影,凌空而立,气度不凡,绝世俊美。
“难怪所有人都将他视为地球进化文明的神,最终,还是他挽救了地球进化文明。”
昆仑神山前,一片沸腾。
“我们赢了。”
“从今天开始,地球进化文明,正式走上复苏之路,再不会受到任何人的监督,更加不会随时都可能被人毁灭。”
“追击幽冥大军的任务交给我吧。”
敖酈主动地开口,意气风发。
煞妃 如沫
一道道的目光落在罗峰的身上。
白衣耀眼。
红眸罗峰悄然无息地来到了一旁,化成了一道流光,消失于罗峰的体内。
“老大威武!”
“龙主万岁!”
昆仑神山前,完全沸腾了。
一道道身影奔向了罗峰,激动无比,大声地叫喊着。
嬌妻難訓
这一战,历经多番变故,转折,最终,还是凭借着龙主罗峰近乎神迹的表现,完全地扭转了战局,击败轮回圣使,取得了一场诗书级别的胜利。
这一刻,值得去庆贺,以最为放纵的方式,恣意地去欢呼,去呐喊。
也有人逆着人流,朝着昆仑神山之外走去。
“小雪,你就这样走了吗?”
姜天涯笑着追上去,“今天战场上,罗峰还派人去保护过你,可见,你在他的心里还是很重要的。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我还考虑什么。”
姜小雪笑笑,“人的一生总会留下遗憾,罗峰是我这一生心中唯一的遗憾。”
“或许你能留下争取一下。”
姜天涯的神色认真地看着姜小雪,他很清楚自己女儿的心。
“我觉得这样挺好了。”
姜小雪摘下了路边的一朵小黄花,脸庞露出笑靥,“我和他已是天差地别,可不能强求。
人的一生啊,珍惜一切的不期而遇,看淡所有的不辞而别,那就够了。”
夕阳西下。
昆仑神山,沸腾声音震荡云霄。
白衣小雪,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