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初羽感受着前面的路,他感觉一路很清晰,都没有走的必要。
“要不改改?开始炼体,当个圣骑士?”
“奶妈不应该大杀四方的吗?”
英雄聯盟之逆天王者
只是很快,初羽就抛弃了脑中的想法。
“我应该写小说才对,修炼的事没什么好纠结的。”
随后初羽开始尝试利用这里的机缘,看看新书怎么写。
至于之前的,更新太猛,已经让它完结了。
可以准备新书了,可惜没能富裕起来,报名费又得让师姐她们出。
唉!
一言难尽。
可惜还没有毕业,不然大一入学师姐们还会给他准备一座别墅。
随后初羽开始思考新书,只是这里的机缘好像不太理解新书这个东西。
直接给他打了个X。
初羽:“……”
剑一前辈的机缘跟不上时代变化呀。
此时在下棋的剑一突然一怔,轻声道:
“感觉被什么人冒犯到了,容我处理一下。”
说着剑一伸手一挥,然后继续下棋。
“前辈在自己的机缘中留下了什么?”陆水好奇的问了句。
他并没有去仔细查看,不管是什么,他都没什么兴趣。
因为对他都没有用。
“经验吧。”剑一开口说道。
我在異界當大佬
是的,他把无上剑道放在迷雾群岛,但是把自己的经验留在这里。
这些经验是用来培养人的,让人少走一些弯路。
他要的是能自己走到他那种地步的传承人,而不是继承他无上剑道,走到那个地步的人。
学习跟模仿不是一个概念。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陆水没有说话,经验他可能更多。
而且,他可不需要人指导他前进的道路,除非对方对修真者不孕不育有所研究。
学术上的探讨,他非常乐意交流。
关于道,他提不起太大的兴致。
随后他们继续下棋,这时候棋盘已经有了一半的棋子。
不过局势并不明朗,难分胜负。
白雾中的初羽还在想应该怎么做。
只是念头刚刚升起,他就感觉被人拎了起来。
初羽:“???”
怎么回事?
没等他开口询问,他就感觉直接飞上了高天。
“前辈有话好说。”初羽立即叫道。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先叫前辈再说。
然而一点用都没有,在初羽飞上高空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被狠狠的丢了下去。
“啊啊啊~”
强大的阻力在初羽周身出现,浑身骨头都要被空间压缩碎裂。
这得多快啊?
这掉下去,不得死无全尸?
只是还没等初羽想好遗言ꓹ 他就听到咚的一声,然后他感觉自己进入了大海。
可是速度没有停下。
轰!!!
初羽发现自己直接撞在了大地上ꓹ 浑身骨头基本碎裂。
“哈!没死。”
“还好。”
初羽想要动,可是发现无法动弹。
大海的压力压着他,难以动弹。
初羽:“……”
后悔了ꓹ 早知道不进来了。
不过他也明白了一件事,以后遇到大前辈ꓹ 最好少有心理活动,而且不要想着写小说。
写小说ꓹ 死路一条。
……
剑一峰不断的有人进入了大道迷宫ꓹ 大道碑文早已停止了记录内部的事。
之前记录是为了知道流火是否进去。
现在知道对方已经进去,而且引起了轰动,那就不再适合记录。
再记录可能会凸显出最强的一批人。
容易给这批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哪怕只是猜测。
比如道宗羽涅。
如果最后她超越了三分之二,那么必然会走入更多人的目光中。
难说好坏,或许对她来说更好吧。
因为在道宗可能有更多更好的资源。
但是剑一峰不希望剑起走入更多人的目光中。
剑起是什么级别的苗子,他们早已知道。
没有必要用更多证明。
天大亮的时候,剑一峰的人ꓹ 终于不再进入。
有所触动的,都进去了。
而且一晚上过去了ꓹ 白天也将结束。
王爺別惹我:一等無賴妃 歪歪蜜糖
里面的机缘ꓹ 是时候平缓下来了。
“大道碑文停止了记录ꓹ 意味着我们要等最后才能知道他们的收获。”
超級神獸養殖大師 沒落的遊吟詩人
“挺难熬的ꓹ 但是老祖的决定,谁也没办法。”
“等等吧ꓹ 明天这个时候ꓹ 可能就该结束了。”
重生之地上之星
剑一峰其他强者不再多说什么ꓹ 只能安静的等待着。
等待明天的到来。
————
慕雪坐在小河边的大树下,秋天到了ꓹ 天气有些凉,树叶都在发黄。
偶尔会有一些树叶掉落。
丁凉在打扫树叶。
“奇怪,今天掉的树叶怎么这么少?”丁凉小声嘀咕。
慕雪看了一眼,发现确实少了一些。
重生之重鑄天朝 七匹孤狼
而后她看了看树上,发现树叶还有很多。
不过也没在意,落叶而已,又不是每天定量。
随后慕雪就又在听天女掌门汇报。
是的,天女掌门今天突然找了她,说有了关于战无影的一些消息。
“确定是两个月后吗?”慕雪问道。
刚刚天女掌门告诉她,战无影拜托神玄宗打造一件超级法宝,这件法宝会在两个月后出世,届时将送到魔修地界,交给战无影。
“时间没有具体定论,不过应该是两个月左右。”天女掌门开口说道。
“你们是怎么打听到这个消息的?”慕雪没再纠结时间问题。
“魔修地界一些小道消息,只知道个概括,具体不知道。”天女掌门回答道。
慕雪内心无奈,这明显不正常。
对方仿佛是故意这么做的,可是又显得太粗糙。
这真有目的,别人也能一眼看穿。
大家都不傻。
可对方就是这么做了,总不能是真的吧?
无法理解。
“难道对方真的是在针对陆水?”
“不管了,倒时候抓起来问问就好。”
慕雪设想了下,陆水截获法宝的时候,应该是神玄宗去交货的路上。
而后陆水得到法宝,战无影出动。
她就等战无影出动,然后重伤抓起来,到时候拷问下,是不是故意针对陆水。
接着让他消失。
拷问前,自然是假冒对方,去揍陆水,教陆水做人,让他明白修真界的可怕。
以后就别出门了。
很完美的计划,应该不存在失误。
“等有具体的情况再告诉我。”慕雪说道。
“是,神女大人。”天女掌门应了声,而后又道:
“神女大人,还有一些额外的消息,战无影不是可能跟仙庭战神有关吗?
我们最近得到消息,说仙庭在复苏,符修可能就是仙庭的势力,而符修最近跟神玄宗关系很密切,所以这里可能有点问题。”
听到天女掌门说的,慕雪有些意外,居然直接牵连到仙庭。
总不能是仙庭要对陆水出手吧?
陆水这种废少爷,没理由会被关注的。
不过这都无所谓,到时候抓来拷问一下。
“我知道了。”慕雪应道。
随后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慕雪就断了通讯。
不管这事跟仙庭有没有关系,她要做的事都不会变。
终于可以蒙面揍陆水了。
“不过要两个月,好久的样子,有机会可以最近揍一次。”
“然后塞点小袜子小衣服什么的,让他知道什么是羞耻。”
慕雪低头看了看,然后觉得还是淑女一些好。
“不过两个月后,就是接近十一月份。”
“婚期应该是明年二月份,也就是三个月的养伤时间。”
“动手不能太重。”
不过一想起离嫁给陆水只有五个月多的时间,慕雪就有些高兴。
终于要成亲了。
————
大道迷宫内,陆水放下棋。
这局棋,结束了。
“你输了。”剑一对着陆水带着笑意道。
那神情颇为得意。
“再来。”陆水开口道。
他差一点点就赢了,如果剑一不悔棋的话,他铁定赢。
为此陆水定下规矩:
“前辈,说好了,这局不能悔棋。”
“当然,落棋不悔。”剑一说道。
之后陆水跟剑一开始了新的棋局。
这次没有交流,所以下的比之前快了许多。
下了一小半,陆水都没看到剑一前辈悔棋,看来剑一前辈是有信誉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棋盘有了一半的棋子。
而这个时候,那该死的声音又传出来了。
“这步不算。”
“前辈,说好的不悔棋。”
“小友,我一个已死之人,即将消散,心生忧虑,从而下错棋,不该被原谅吗?”
陆水:“……”
……
……
“前辈,你还在忧虑吗?”
“那倒没有,我刚刚在想还有什么可以担保的。
这样吧,这一次我用道宗担保,这步不算。”
“担保过了,道宗剑一峰都是我的了。”
“我这有一纸婚约,跟净土的婚约,婚约一出,净土公主必然嫁给你。”
“我有妻子。”
“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
“不正常。”
“实在不行我用这条命担保。”
“……”
这一局棋下到了凌晨。
最后剑一一脸笑容的看着陆水。
陆水心里不服气,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他只是看着剑一。
“再来一局?”剑一看着陆水问道。
陆水起身,冷漠道:
“不下了,回家。”
“我保证不悔棋。”剑一看着陆水信誓旦旦道。
“前辈觉得我信吗?”陆水说道。
啪!
剑一直接把他的剑拍在桌上道:
“我用我的剑,以及剑心做担保。”
一个剑修什么最重要?
就是他的剑,他的心。
如果一个剑修没有了剑心,那么他就是一位普通的用剑修真者。
修真界那么用灵剑的人,但是被称之为剑修的少之又少。
其本质差别就是剑心。
其他用剑的,顶多只是有道心。
陆水觉得这次,应该是不会悔棋了。
新的棋局开始了。
……
……
“前辈,你的剑不要了?”
“送你了。”
“……,身为剑修,这个很重要的吧?”
“死都死了,有什么好在意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都是身外之物。”
“……”
突然间,陆水觉得自己可能太年轻了。
但是他觉得论活的时间,应该是能比这位久很多。
就是脸面没有对方厚实。
他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陆不想跟剑一下棋了。
“前辈,道宗是你开创的?”
“对,有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把道宗担保给陆过?”
“……,下棋。”
“……”
当天中午,第三局结束。
每一局都下的很长,他们能为悔棋扯大半天。
不过三局三败,陆水感觉这辈子都没法翻盘。
倒不是剑一不想下,而是剑一已经没什么时间了。
身为一个活着的人,怎么去赢一个死去的人?
人生的遗憾被剑一划下一笔。
心里有些难受。
“很少有人可以让我下的这么尽兴。”剑一开口说道。
显得非常满足。
“如果前辈不悔棋,那确实是酣畅淋漓。”陆水开口说道。
剑一没在意这个,而是看着陆水道:
“你还有问题吗?”
他的时间不多了,再不问就没法开口回答了。
“前辈听过天地唯一真神吗?”陆水思考了下问道。
煞神王爺傾心妃 葉伊月
剑一摇了摇头,道:
“从未听说过,除非这是玖的其他神称。”
陆水没有说话,剑一不知道倒是正常,毕竟那时候剑一可能已经死了。
“晚辈没什么问题了。”陆水开口说道。
他了解的少,所有也没什么疑问。
至于以后的问题,以后再说吧。
“你家真的有剑修吗?”剑一看着陆水问道。
陆水点头:
“前辈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没有什么想法,不至于会问这个问题。
而且没有又代表什么?
剑一摇头不语。
總裁太難纏:搞定摳門笨助理 醜小鴨2
陆水:“……”
“对了,陆小友多大了?”剑一好奇的问道。
实力非凡还有道侣应该很大了,两百岁左右了吧。
“二十。”陆水开口道。
“二十啊,确实不小,额……”剑一停顿了下愣:
“你说什么?”
陆水看着剑一没有说话,对方肯定是听明白了。
深情厚愛
剑一:“你什么修为?”
陆水:“4.5,哦,刚刚升4.6了。”
剑一:“……”
陆水:“过十来天,应该就能升五阶,不算特别快吧。”
毕竟上一世带来的。
剑一:“……”
看到剑一不说话,陆水开口问道:
“前辈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剑一看着陆水,平缓道:
“你觉得哪里对了吗?”
二十岁马上五阶,什么概念?
他们那个时代强者无数,天骄并起,就没有一个这么变态的。
而且根据对方说的,共享道藏,得无上剑道而不用,大道迷宫机缘,视而不见。
这是什么人才拥有的魄力?
亏了。
他宗门好不容易出一个好苗子,就这样被镇压。
……
最后剑一不再纠结。
死了就容易看开。
“没有问题了,我就该走了。”剑一开口说道。
“应该还有一些时间的。”陆水说道。
剑一笑了笑道:
“有是有,不过自己走总比被迫要走,来的潇洒一些。
你觉得呢?”
陆水看着剑一,沉默了片刻,而后起身恭敬的行了个礼:
“前辈,一路走好。”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跟小友下棋,跟小友下棋是一件高兴的事。”剑一开口说道。
占着死者为大一直赖皮悔棋,你肯定高兴了。陆水心里嘀咕。
剑一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轻身一跃,往高空而去:
“让我再看一眼修真界。”
陆水低头没有说话。
他有些好奇剑一到底是怎么死的,从这两天观察来看,他能感觉出来,对方强大的不可思议,寻常大道者在他面前就跟个小孩一样。
这种人绝对有冲击传说中境界的可能,怎么会就这样死去了呢?
“忘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陆水有些懊恼:
“忘记问陆是男是女了。”
……
剑一开始离开大道迷宫,所有人都能察觉到。
要知道他们之所有能够被引导,都是剑一的功劳。
现在这个引导要消失了,他们怎能没有察觉?
剑起感觉的最为清楚。
他抬头看向高空,一道光在往天际飞去。
剑起看着光,最后低头恭敬一拜。
这时剑起听到了一道声音:
“剑修的道都是自己的,可以学,但不能模仿。
学者生,似者死。
剑道尽头有全新的世界,非常精彩,可以去看看。
你会喜欢的。
我没有东西可以留给你,但是剑在你手中,世界都是你的。
用你的剑,斩出一片属于你的世界。”
剑一的声音逐渐消失。
“晚辈铭记在心,恭送前辈。”剑起低着头,恭敬的开口。
天上的光芒正在消失。
此时整个大道迷宫的人都看着天际,白雾开始消失。
他们知道剑一前辈要离开了。
所有剑一峰的弟子,全都低头轻声道:
“恭送前辈。”
其他人自然也是低着头带着敬意道:
“前辈一路走好。”
真武真灵自然也是低头,受了对方恩惠,自然要感恩。
惊海,道宗羽涅同样如此。
剑落收回了手中的刀,低头沉默不语。
她感觉自己应该被特殊关注了。
她在修刀的路上走了很远。
初羽想抬头想说话,最后也没能说出口。
“前辈好歹放我出去先。”
……
岛屿上,东方茶茶看着天际,她感觉那里有人要离开。
而后她放下了鱼竿,对着天空挥手:
“拜拜。”
剑一看着整个大道迷宫,最后冲出了大道迷宫。
当剑冲出大道迷宫的时候,整个剑一峰都察觉到了,甚至第一时间知道这位前辈即将消散于世间。
撞上我,你別想逃 羽林靈
原本盘坐在石柱上方的所有强者,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而后对着突然出现的光芒低头恭敬道:
“恭送老祖。”
这一刻剑一峰的所有人都心有所感,跟着低头一拜:
“恭送老祖。”
浪潮般的声音,直接在剑一峰响起。
剑一此时已经来到了高空之上,他看着剑一峰微微一笑,是个不错的宗门。
没给他丢脸。
很快剑一感知到两道比较强的力量气息。
“整体实力弱的离谱,不过也还行吧,毕竟是后起之秀。”
“咦,有个居然接触过无上剑道,也是个不错的面子。
而且陆小友很懂用无上剑道嘛。”
对于无上剑道被陆水得到,他没什么感觉。
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无上剑道并没有什么用。
要他这种级别的强者,在那个时代,可一点不少。
就是不知道这个时代有没有。
很快剑一看到了道宗,这一看让他觉得有一些熟悉。
“虽然传承断了,但是还是有东西继承了下来。”
“也还好了。”
看到道宗还在,他心中也松了口气。
道宗终究没有因为他的死,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
他死之前,大概最放不下的,就是道宗。
真神陨落,新时代拉开序幕。
道宗没有他,是很致命的事,不过他留了后手,想来是后手发挥了作用。
收回目光,剑一开始查看四周:
“让我看看,这个修真界,有没有时代巅峰强者。”
……
陆家后山。
水池中突然吹起了一阵风。
随后传出轻缓的声音:
“剑意?
是无上剑道。
不,比无上剑道特殊。
是活着的剑意。”
这一刻一道目光落在了陆家后山上,在这道目光投放过来的瞬间,大长老的目光同样望了过去。
这一瞬刻,两个人四目相对。
一个远古无上剑道,一个当世无上剑道。
剑道上最强的两个人,在这一刻仿佛透过无尽岁月,看到了彼此。
“道宗剑一?”大长老的声音传了出去。
他的声音依然保持着平缓。
“当世居然有你这等剑修?”剑一的声音非常的意外。
在听到剑一声音之后,一阵风在池塘上空吹起。
而后这风吹到了剑一峰上空。
剑一感觉到了一阵风,他也看到前方仿佛站立着一位男子。
“晚辈陆无为。”大长老平缓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在迷雾之都?”剑一开口问道。
“是的。”大长老点头。
在看到剑一的瞬间,大长老明白了一件事。
剑一是剑道开拓者。
这条路,可能是剑一走出来的。
这种前辈,自然值得他敬佩。
如果可以,他想跟剑一一较高下。
可惜,对方即将消散。
“不能赢我是不是感觉有些遗憾?”剑一笑着开口:
“毕竟你永远不可能赢一个死人。”
大长老没有说话,他站在那里,仿佛在送剑一最后一程。
剑一也不在意,而是好奇的问了句:
“你也姓陆,还是剑修。
你家是不是有个了得的后辈?”
大长老沉默了片刻,最后点头:
“是。”
剑一看了看陆无为,又低头看了看大道迷宫,而后笑道:
“原来如此,真是让人高兴的一件事。”
之后剑一没有去在意陆无为,毕竟对方不需要他教。
当世能遇到这等剑修,对他来说也是一件让人庆幸得事。
可惜,整个时代。
就这么一位这种级别的人。
这么一想的话,他们剑修,终究也镇压过整个时代。
值得高兴。
最后剑一把目光落在了空冥海域位置。
他很想看看这个地方,现在是什么情况。
而随着剑一把目光投放过去,原本平静无波的空冥海域,突然间出现了波动。
一股怒气在深海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