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娛重生之月光
小說推薦韓娛重生之月光
感觉怀里的动静,朴太衍睁开眼睛。
接着嘴角下意识的翘起。
因为不止怀里抱着泰妍,身后还有一个人八爪鱼一样的紧紧抱着他来着。
长久以来的一个梦想,终于在昨晚实现了一小步。
这一刻不由得的感叹起来,少时这群小姨子真的是太给力了。
反正一群喝高的女人,直接闹着就把他们三个就塞进一间屋子了,搞得和闹新房也差不多样子。
醒过来的朴太衍没有动弹,平时早上醒来,就是怀里抱着一个,或者被一个人抱着,要在不吵醒对方的情况下挣脱,还是可以做到。
而今天要想不吵醒,就有些难度了。
他可不敢真的就吵醒了,虽然昨晚上就是非常正常的睡觉。
可是不管是允儿还是泰妍,应该都是喝高了情况下了,要不然绝对不会进一个屋子,而且就算进了一个屋子,也是让他打地铺的可能更加大。
嘴角自然的翘起,一点都不想动弹,不知道过了多久。
背后抱着他的允儿,突然吧唧了一下嘴,接着松手转了个身换了一个姿势。
朴太衍小心的回头看了一眼,接着也慢慢松开怀里的泰妍,这已经驾轻就熟了。
经常要早起做早饭的他,已经知道怎么不吵醒对方起来的方式。
仙界問情online 白鳳青鸞
起身之后,视线注意向两个老婆,接着嘴角再次翘起,这次带着一点俏皮,然后转身直接走向了卫生间。
某人一离开,之前主动松开老公的允儿,就偷偷的睁了一下眼。
接着立刻懊恼的咬了一下嘴唇,身子一翻看向了床的另一边。
亡者低語
果然视线里看见了泰妍,刚才就是醒过来,感觉到了抱着老公的手,被夹在中间了,才慢慢想起昨晚的事情。
主要是昨晚喝多之后,好多人决定不走了。
帕尼因为来的匆忙,是直接机场赶过来的,所以就直接住下了。
sunny一个人住,而且最近咸鱼到不行,所以也就留下来陪帕尼了。
閑妻不好
郑氏姐妹又留了一晚,所以才有最后把这三人送进一屋子的一出戏。
允儿发泄的拍了一下枕头,突然发觉自己动作让对面泰妍动了一下,连忙闭上了眼睛。
在闭上眼睛之后,泰妍转身过来,眼睛也已经睁开了,而且看样子也不是刚醒,也是已经清醒的样子。
对方愣愣的看着允儿,接着脸上也露出之前和允儿差不多的表情。
三人这样状态,是一直以来她们极力避免的一件事,没想到昨晚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就达成了?
现在某个人肯定是得意死了。
视线向着卫生间方向看了过去,接着嘴嘟的更加高了。
允儿偷偷的眯眼,发觉泰妍醒过来的事实,思考了半天,决定还是不要开口打招呼了,就继续装睡。
不然呢?问一句你醒了?这多尴尬啊。
想了之后,决定还是不要这样尴尬的情况下对话,自己继续装睡,一会等老公清理完离开后看情况。
要是泰妍起床她就继续装睡,一会泰妍不起床的话,她就快点起床离开,等缓过了这个时刻,最多装傻做不知道。
嘘着一条眼线,偷偷的注视这泰妍欧尼,对方保持半天没有动弹,搞得允儿也没放转身。
要知道睡着的时候保持不动很简单,可是醒着的情况下,要装不动就有些小困难了。
反正允儿现在感觉浑身不自在,这也痒痒那也痒痒的。
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允儿感觉过了好久,耳中传来卫生间的动静,发觉泰妍立刻一个转身背了过去。
恩,应该和她一样也在装睡。
絕世呆瓜
要是换在平时,这个时候老公把她们吵醒,不知道泰妍是怎么样,允儿肯定是撒着娇,索要抱抱和早安吻来着。
快速的微调了一下动作,顺便抓了一下痒痒,在老公出来前,允儿又保持不动。
朴太衍走了出来,再次向着床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走向了衣帽间。
这个期间,床上的两人一动不动,不过这次朴太衍出来的很快。
毕竟只是换一身衣服,他虽然是有‘偶像’身份,可是在选择衣服的时候,可没有那些偶像纠结半天的陋习。
反正就算穿重复了出门,对他来说至少自己是不会在意的,而且真的不用他多花心思,家里衣服都是一套套配好的,出自两个老婆和妹妹的手。
再说了要不是家里还有客人,他都不用多想的,毕竟家里还是一舒服自然为主。
这次走出来,来到床边,拿起自己在充着电的手机,视线再次看了一眼两人,朴太衍在犹豫着要不要叫醒,或者说揭穿装睡的两人。
想了想还是算了,感觉自己在多站一会,允儿都要憋不过气了。
再说了他也怕两人真的恼羞起来,摇了下头拿着手机直接离开屋子了。
楼下一滩烂摊子,昨晚的party还需要收拾,还要在大家都起来前,做上一顿吩咐的早餐。
果然朴太衍一离开,原本屏住呼吸的允儿,用力的呼了一口气,不过马上就调节了一下,继续不动了起来。
另一边的泰妍也没有动弹,仿佛两个人真的还在梦乡之中。
只是偶尔的动弹,可以让人知道,两人仿佛睡的都不熟而已。
话说来,其实两人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在老公和小姨子在欧洲的一个月,后面还是有几次,两人约着一起睡觉,做一下姐妹之间的感情交流。
果然,今天只是多了一个老公,两人就有又开始不自在起来了。
允儿耳中一直判断着,之前一直发觉泰妍偶尔动一下,因为说不好时机,所有她干脆就不动了,继续装睡。
感觉泰妍不像想要起来的样子,所以干脆等她又睡着之后,允儿再起来就好了。
过了好半天,发觉泰妍好久没有动了,允儿判断对方应该睡着了,然后吐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
“呵,你果然在装睡。”
“。。。”允儿很是无语。
睁开眼的她直接就和泰妍的大眼睛,直勾勾的对上了。
原来泰妍没有动弹,就是侧着身子,一直看着她装睡的模样。
“啊?”允儿尝试装傻。
“我是你手在肚子上碰了下,才醒过来了。”
允儿立刻恍然,自己醒过来,就是隔着老公碰到泰妍肚子,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所以才把手抽离换了一个姿势。
吐了下舌头缓解一下尴尬,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现在这个情况。
“你起床吗?我还是在睡一会。”泰妍说完,直接就闭上眼,然后换了一个姿势。
“恩~,我也在睡一会吧。”允儿想了一下,彻底没有起床的欲望了,反正撞也撞破了。
起床还要面对某个得偿所愿的男人,才不想去应对他呢。
“要不,以后周日就这样睡?”
允儿一愣,再次睁开眼看向泰妍,真的想切开对方脑袋,看看那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你觉得这样好?”
“也没有不好把?”泰妍回应道。
“可是,你就不怕这样宠着他,到时候提更加过分的要求?”
“恩,也是啊,算了,到时候夏妍也要有看法。”
“恩。”
简单的交流结束,接着房间里再次沉默,这次彻底没有人在出声了,这样的情况下两人的确不适合多交流什么。
至于两人有没有在睡着,就不得而知的事情了。
另一边起床的朴太衍,指楼下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厅和餐厅,有些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明明就是韩国最有钱的人了,结果这种家务活还是要自己来动手。
想来排在他身后的那些富豪,应该是没一个会和他这样的吧?
当然那他们举例真的恨不恰当,人家一个两个的都是靠真本事在赚钱,就算继承遗产的李在镕这些二代,三代的,也都是有真本事的。
人家的时间就是金钱啊,哪里和他这个大咸鱼一样。
有时候真的认真想想,他就像最近媒体说的那样,真的是上天的宠儿啊。
有才华,有长相,现在还有钱,这人生真的太过于圆满了。
甚至现在让大家津津乐道的感情问题,在大家眼中也都不是问题好不好。
这又不是他喜欢别人追不到,而是两个美人都喜欢他,他苦恼怎么选择的问题。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这是桃花债啊?估计大多数的男同胞早就嫉妒坏了。
而女性肯定是想说,放着她来吧?要是有条件加入这场爱情竞争,她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加入进去的。
鬼王,你牙齒癢癢了? 黑玫瑰
甚至不少人就算让她们去做朴太衍的小4,小5,说不定她们都会愿意的。
拿出垃圾袋,先是把垃圾都快速装袋清理,接着把空盘都放进水槽,一些酒店送来的精致打包盒和餐盘都直接被他给处理了。
节俭也是相对的,这些留在家里也没什么用,他也没有真的到那个地步。
家里4个人就算泰妍,现在也不这样了。
节目里有说过,以前刚出道那会,泰妍就大妈习惯的,在外面什么东西都往宿舍拿。
什么没用过的一次性餐具,待机室的糖果之类,或者拍广告时候赞助商多出来的纪念品。
这完全就是仓鼠习性,可是后来时间长了,泰妍也不在这样了。
不是说性格就这样改掉了,而是因为这样做不在适合她们身份了。
毕竟之后她们可是大红大紫了,要是还是一直这个样子,让那些合作的对象会怎么看待她们这个组合?
穷的连这些小便宜都要贪?要知道后来她们少女时代,可是就代表了韩国名片了,真的在这样做就不合适了。
有些习惯是随着身份地位慢慢转变的。
他相信,如果自己没有踢球,也没有去拍戏唱歌的做艺人,而是回去继承家产之类的,去公司上班什么的。
一些习惯也会慢慢的潜移默化的就改变的。
就比如一直去公司,天天面对手下毕恭毕敬的阿谀奉承,一句话就决定一些人的人生,时间久了他应该也会变得和那些大佬一样气场十足。
这点在小家伙身上就很明显了,就比方在剧组里。
朴太衍和允儿一起拍过,和妹妹也同样拍过。
允儿就对剧组的工作人员基本上一视同仁,而妹妹有时候就做不到。
看见那些工作人员,很多时候不由自主的就指使起来,然后开始发号施令。
朴太衍还是知道原因的,毕竟手里掌握这样大的财团,这样的气场已经慢慢融入到她骨子里了。
可是如果指使把她当做一个演员艺人去看,工作人员就和自然的回去那她和允儿做对比了。
对比下来的结果还用说吗?一个盛气凌人,一个对谁都和蔼可亲。
当然小家伙也不必在意外人的看法,因为说穿了她又不是真的演员或者艺人,要考这一行吃饭。
而反过来说,她才是大多数工作人员的衣食父母,毕竟还有着投资者的身份在那边来着。
想一想其实朴太衍本质上和妹妹也没差什么,对于娱乐圈上的事,有时候可以做一些表面功夫,这或许都是受允儿影响。
可实际上对于这个圈子,除了少数的一些朋友,其实也没有放在心上,关系也说不上深。
就像当初原本准备拍摄电影,结果允儿受了委屈,他才不介意那些有的没的,不是照样说不演就不演吗?
这要是换成没有这样的背景,没有球员哪方面的事业,而是就在娱乐圈打拼的人。
他绝对会考虑更多的情况吧?就允儿当初主观上来说,就想要息事宁人的态度。
处理完垃圾,都不戴手套的直接开始清洗餐具,想着这些不由的好笑起来。
这些年说变化,一直有着改变,可是总的来说还是变化不大,至少就和大众没有适应他首富的身份。
他估计自己都适应不了这个身份,或者至少这个身份暂时还不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太多的改变。
耳朵动了一下,接着回头看了过去,电梯从上下来了。
这次没有看见腿就确定是谁,而是等电梯下来三分之二,看清是谁后才收回视线。
并不是他的两个老婆之一起床了,而是另外一个麻烦起来了。
想到昨晚玩游戏时候,产生的一个有可能的误会,朴太衍不由的苦笑起来,希望她不会多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