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巔峯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峯召喚
第2043章:间隙(下)
此时的吴三桂心中无比苦涩,他发现自己竟卷入到了满清的内斗当中,无论他答‘是’或是‘不是’都必定会得罪人。
吴三桂要是如实回答,说‘是’的话,可就是在帮阿骨打了,这可等于背叛了代善和努尔哈赤,毕竟努尔哈赤已经暗示他了。
可要是撒谎,说不是的话,也就彻底得罪了完颜阿骨打,以及完颜一系。
无论是努尔哈赤还是阿骨打,吴三桂是一个都得罪不起啊。
转瞬之间,吴三桂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完颜一系在满清的权势虽大,但毕竟不是皇室,爱新觉罗家才会皇室,所以他只需跟紧爱新觉罗的脚步就行了。
“回禀陛下,撤军之令并不是二皇子下的,而是末将。”
吴三桂抱拳,一脸正色的说道,而心中却暗道:自己提代善背了这么大一口黑锅,努尔哈赤总该奖励一下自己把。
“什么?”
完颜一系的将领们都惊叫起来,显然没想到吴三桂会主动担责,替代善将不属于自己的过错全部担下。
屍之霸
“吴三桂,你可想清楚,不尊军令,擅自撤军,以致使贾复逃走,这个责任你可担不起。”
足球奴隸
完颜洪烈一脸严肃的提醒,说是提醒,其实就是威胁,但铁了心当舔狗的吴三桂,显然不会吃他这一套。
吴三桂瞥了完颜洪烈一眼,沉声道:“确实末将的下的命令,二阿哥是听了末将的劝说,才和末将一起退兵的。”
努尔哈赤见此,在心中暗自点头,脸山却淡漠的问答:“说说吧,你为何要不战而退。”
盜墓者說 霸驤
“末将之所以会这么做,则是认为金王殿下的命令并不合理,简直是在拿两万大军的存亡赌博。
野獸表哥 心有猛獸
以金王的三万铁骑,想要全歼贾复的三千轻易,一个时辰确实足够了,但是一个时辰能杀得了贾复吗?”
听吴三桂此言,在场众将都露出了思索之色,其中也包括不少完颜一系的人。
是啊,三千秦军好灭,可贾复却难杀。
以贾复的五人,别说是一个时辰,就是两个时辰,三万大军也未必能将其斩杀,甚至还有可能被其独骑突围出来。
三万铁骑要是因贾复一人,而耽搁太多时间的话,两万铁骑恐怕已经被全歼了。
一念至此,众人看向吴三桂的眼神之中,不禁少了一分鄙夷,毕竟吴三桂说的有道理,这已经不算是畏战而退,而是战略性撤退。
完颜一系的人又质问了几次,可吴三桂心中已有腹稿,虽已对答如流,回答的滴水不漏,让完颜系众将气的咬牙切齿,但却对他的无耻行为无可奈何。
努尔哈赤也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吴三桂竟现编了一个这么完美的借口,心也中不禁对吴三桂高看了几分,可嘴上却道:“吴三桂,你的分析虽有道理,但这些毕竟没有发生,并不能掩盖你违抗军令的事实。”
吴三桂果断跪下,认罪道:“末将有罪,愿受任何惩罚。”
努尔哈赤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虽有错,但罪不至死,这样吧,官降三级,在重打八十军棍,以示惩戒。”
罪愛豪門:腹黑總裁惹不得 蘇蘇蘇念
傲劍重生 冰冷天子
“什么?”
吴三桂被吓的直接惊叫了起来,完全没想到努尔哈赤会罚自己罚的这么重。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在为代善被黑锅,努尔哈赤不奖励他也就算了,竟然还要降他三级,并且打八十军棍?这是个什么道理?
连降三级之后那他和普通校尉有什么区别?另外八十军棍可是能打死人的。
吴三桂求助的向代善砍去,代善想到吴三桂是在为自己背黑锅,当即准备站出为吴三桂求情,可却被努尔哈赤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不敢多说一个字。
努尔哈赤俯视吴三桂,冷着了脸问道:“怎么,你对朕的处罚不满吗?”
吴三桂强忍着心中的悲愤,咬牙道:“陛下圣明,末将无任何不满,末将愿接受惩处。”
“推下去,行刑。”
努尔哈赤挥手示意,随即吴三桂就被两名士兵拖走,紧接着帐外就传来吴三桂痛苦的惨叫。
“啊、啊……”
听到吴三桂的惨叫后,代善脸山闪过一丝一丝愧疚,而完颜一系众将的脸上则满是快意。
毒妃不好惹:王爺滾遠點
让你这个奴才睁眼说瞎话,该,打死你才好。
努尔哈赤对此则毫不在意,对下方众将道:“今后若再有人敢违抗军令,吴三桂就是你们的下场。”
“吾等不敢。”众将齐声道。
努尔哈赤之所以重罚吴三桂,其实是为了安抚完颜一系的人,有吴三桂站出来踢他吸引仇恨,完颜一系众将对他的不满,已经全都转移到了吴三桂的身上。
这个时候别说吴三桂说的是假话,哪怕是真话,努尔哈赤也必须惩处他,以此来安抚完颜一系众将之心。
牺牲一个吴三桂,却能安抚完颜系,让满清稳定合谐,这对努尔哈赤来说根本不需要考虑。
邪少的殘情毒愛 黑愛麗絲
绝对至于吴三桂是否会有怨气,努尔哈赤显然并不在意,毕竟只是区区一个汉军降将罢了,大不了事后在安抚一下。
“陛下,既然这一切都是吴三桂的错,那对金王殿下的处罚,是不是可以从前发落?”完颜金弹子说道。
努尔哈赤却摇了摇头,沉声道:“主要罪责虽在吴三桂,但阿骨打并非没有责任。
他身为一军主将,却思虑不周、识人不明,错用了吴三桂,这才被贾复逃走,致使这次行动功亏一篑,这是难以推脱的责任,必须受到严惩。”
天才警察 九城
听到这话,完颜一系的众将,顿时都无言以对。
现在努尔哈赤不说责任全在阿骨打一人,而是要治他思虑不周、识人不明之罪,而阿骨打身为主将,这个责任他是无论如何都甩不掉的。
对此,阿骨打又还能在说什么么?努尔哈赤都已经给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甚至不惜让吴三桂替代善顶罪,也要拖他下水削他的兵权,他是还不怪怪交出骑兵兵权的话,未来肯定不知有多少政治阴谋等着他,到时说不定连步兵兵权都保不住。
“陛下,阿骨打认罚,并且心服口服,愿意交出骑兵指挥权。”阿骨打叩首谢恩道。
努尔哈赤则露出得胜的表情,没有了骑兵兵权的阿骨打,今后自然再也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
返回自己镇守的大营后,咽不下这口气的阿骨打,气的连饭都吃不下去,并且直接把饭桌都给掀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完颜打骨打不敢大喊大叫,他怕被努尔哈赤知道后,会加大他对自己的不满,所以只能自己一个人躲在营帐内偷偷的生闷气。
这时,一名黑衣人从屏风后走出,冷冷道:“金王殿下,你也是一代英豪,努尔哈赤如此羞辱与你,你还甘心继续为他效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