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内部世界如何扭曲挣扎,也并不妨碍外部世界的精彩。
当李峥走出医院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早已凌日当空。
看着那些高举的手机镜头,他感觉自己要搞一副墨镜戴戴了。
没办法,这就是帅的烦恼。
如果你只是长了一张普通的理科脸,比如袁园那样,即便你成名后走在大街上,也只会被少数人认出。
但自己这张脸……
不可能的。
已经彻底印刻在每个人的心里了。
想到此,他拥着林逾静的手,不觉更加高调明确了一些。
反正已经被拍了,那就务必拍清楚。
这个。
我的!
这一天,李峥、解其纷、林逾静、归见风这些名字,无疑成为了一切版面的头条,一切人谈论的话题。
【《Nature》三连珠,快来看神仙啊!!】
【专家:双重实验验证,杨振华再出山,《魔角理论》有望5年内冲诺奖。】
【一位讲师和三个本科生徒弟,当代科研人的史诗《西游》!】
【记住今天!我国量子物理全面超车崛起的日子!】
【专访院士——《魔角理论》将掀起一场量子革命!】
【瑞士有专利局!京都有岛津公司!蓟大有博通!】
此次的振奋,已远超了当年黄二升空的盛景。
外行看个热闹,最多再YY个物理学大突破,可对内行而言,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振奋了。
各行各业都在内卷,科研内卷也不是一两天了。
而随着《魔角理论》的诞生,必然有大量的资源和项目追加进来,已经内卷到没边的凝聚态首先就被解救了,同时与量子相关的全体学科也都得到了普惠,二维材料和超导工程更是已经开始疯狂融资了。
涨停的股票也不仅仅是蓟大博通,几乎整个板块只要与“量子”沾边的公司都出现了明显拉升。
除了……楚佑华担任股东的那几家。
流氓高校 趙家女婿
当红的人,总是被人记恨的,想不被干就要自己做到完美,但今天的楚佑华远谈不上完美。
也就是从中午开始,各种他与李峥不和的消息都被挖了出来,其中甚至还有一段楚佑华被当场质问且写不出全套薛定谔方程的尴尬。
也不知道是当时会议室里的谁这么坏……
不过……
干得漂亮。
重生之紈絝大少
另一个角度,解其纷与量子界的恩怨情仇,也从历史河流的泥沙中被逐渐挖了出来。
很多当年的人与事都已模糊不清,但今天,似乎有一个很优秀的反派样本。
外加蓟大内部也已完成了取舍决断。
于是很快,把“当世物理第一人”挤成“民科”的罪恶帽子,也莫名其妙地盖在了楚佑华头上。
这件事,自然是有失公允,有失道义,太过卑鄙。
不过……
干得漂亮。
再之后,事情逐渐演变为墙倒众人推,曾与楚佑华有过合作的实验室,曾跟随他的大佬纷纷出场,一部分调侃他在学术上的无知,另一部分则还原了一副当代顶流学者的创业、融资、套现与离场。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世界需要楚佑华,就像需要马斯克一样。
需要一个人创造一个概念,用各种方法营销、组织生产,完成一个像样的工程。
正如马斯克一样,这个人不需要是科学家或者工程师,他更需要是金融家、营销者和经理人。
不足的是,楚佑华的一系列量子工程暂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甚至就连技术水平也算不得优秀,只是能吸引更多的钱砸进来罢了。
也许将来真的能开创出什么,真的能培养出什么人才。
但在这个宇宙里已机会渺茫。
对了,股票涨停的公司里还有一个意外。
那就是作业王!
这个学习软件并非蓟大系企业,也并非量子相关,仅仅是很久以前从李峥手里买过一套学习系统模板罢了。
然而这套系统在深入开发和测试中的表现并不如人意。
原因很简单……
没有李峥了。
没人比李峥更懂学习。
这并不是简单的算法问题,而是对题目、对知识点、对错误点、对学习本身理解程度的问题。
没了李峥,这个学习系统也就没了魂,很长一段时间都停止在了内部测试阶段。
但现在不一样了。
大量的用户开始求着他们开放测试资格。
他们想学习!
想跟着李峥的步伐学习!
另一件边边角角的事情,则发生在民科圈。
大大小小的民科都跳了出来,尽己所能地展示起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并声称《魔角理论》正是对自己创世矩阵的完美证实!
同时,这也是民科圈有史以来最振奋的一次。
【这是一次民科的全面胜利!!官科必亡!】
【《魔角理论》揭示了官科的洗脑骗局,从最反动的微积分开始!】
【本人几年前曾与解其纷谈过,他明确表示,牛顿以后的物理学都是官科为了洗脑和奴役全体科学家,而精心营造的陷阱。】
【等等,解其纷是蓟大的教员吧?应该算是官科。】
【他明明是不满官科而被排挤到小公司的民科!是纯粹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核心民科!】
【可后面有杨振华的名字啊,这总是大官科了吧?】
【杨振华是见势不对,投靠过来,是个留得晚节的聪明人。】
【那楚佑华岂不是……】
【楚佑华正是腐朽官科的代表,不学无术却又垄断了学术,对民科的欺压无所不用其极,无论民科还是官科都要坚决打倒他!】
【嗯……算了,最后这件事我们可以统一战线。】
【区区官科不要试图用统一战线瓦解我们,倒了楚佑华我们再战!】
……
李峥和林逾静,本想在这个下午休息一下的。
就是折腾了很久,很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稍微休息一下。
可人们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下午有一万个紧急会议在等着他们。
还在回校路上的时候,李峥就已经在极力推辞了,哪想到人类的卑鄙远超他的想像。
下车的那一刻,闵建中小跑过来,递来了一台新手机。
“李峥,这个电话你还是接一下吧……”
李峥脸一狞:“我真的累了……别再请更大的领导了。”
“这个领导没那么大……”闵建中干咽了一口吐沫,“是……是令堂……”
“???”
“你手机关机了,安局长只好通过我们联系。”
“……”
李峥无奈之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电话里,安宁说不清是激动还是气氛气愤,是懵逼还是疲惫。
“你可以啊你……”
“我老干局干得好好的……现在又硬给我找来事了。”
“这边几个部委即将联合成立一个【杰出青年科研工作计划小组】,紧急让我过来当主任。”
“据说是杨振华的建议,他建议很久了,认为我们的科研人才界定年龄要求太高,往往35岁才是开始,但这个年龄已经是一位科学家巅峰思维的结束了,但却才是他们可支配资源的开始,这就导致了很多问题。”
“今早的事发生后,他再次致电高层,重申了这件事的重要性……然后上层领导又咨询了几大高校的意见。就很奇怪,这次蓟大、菁华和中科都非常支持……”
“妙啊!”李峥眼儿一瞪,“可关我什么事?你们去计划就好了。”
英雄聯盟之女主 可樂中毒
“不是关你什么事的问题……”
東方血修
安宁说着又叹了口气。
“现在,这个工作组,只有一项工作。”
“就是尽一切可能支持你。”
“他们认为我最懂你,也只有我才能管住你。”
“唉……就不能好好退休么……”
人类,真是太卑鄙了。
李峥干巴巴答道:“那晚上回家再说吧。”
“工作组的人已经在蓟大了,我也在路上。”
“那晚些吧……下午四点?”
“你不回蓟大了么?有什么要紧的事要拖到这么晚?”
“嗯,我和林逾静在一起。”
“我知道啊,可……”安宁忽然顿了一下,“那四点半也可以,我们一边讨论内部架构一边等你。”
“好。”
李峥这便将电话还给了闵建中。
闵建中问道:“那……晚些我再让人去接你?”
“不用,通知我们地方,我们自己去就好了。”李峥这便拥着林逾静要走,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道,“期末考试完了吧?”
雲深夢長君不知 一念情久
闵建中愣中点头:“完了,你不用考虑这个……”
“不是这个问题。”李峥眉色微皱,望向一个方向,“那实验教学中心,应该没什么人了吧?”
钟平忙上前:“没了,要回去看看么?”
眾仙之殤 定羽
“是吧。”李峥抿嘴道,“最好能安静一些……还原我们平日晚上学习研究的那种状态。”
钟平赶紧掏出电话:“这就封楼,我让他们拿好新的钥匙等你。”
此时,林逾静才觉出有什么不对。
“唔—”她有些害怕的颤了音。
“哼,我失去的……”李峥抬起手,缓缓攥拳,“都要拿回来。”
闵建中见状,啥都不敢说。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心里挂念的还是那间教室……
但林逾静很清楚。
渣猹是在馋别的事情!
……
且以情深赴余生 阮涼笙
这个下午,那迟到了半个多月的跨年夜,又被李峥硬生生地拽回来了。
实验室。
空无一人。
实验服。
满分性感。
何谓绝顶?
唔唔唔唔!!
此间过程,无可描述。
人们仅仅看到,当他们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林逾静像是只小猫一样,服服帖帖地拥着李峥的胳膊,靠在他肩上,眼神也是迷离的,半昏睡的,像是沉入了一个幸福的梦乡,又像是依然沉浸在此前的不可描述中。
而李峥。
拥静而行。
不怒自威。
胜负已分!
李峥,胜!
静静,无惨!
……
李峥左思右想,终是将败家之静送回了宿舍。
这败得彻底没法说话了,太惨了,剩下的麻烦事还是自己去对付吧。
见林逾静飘着走上楼梯后,李峥方才赶往开会地点。
路上,很多事情已经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魔角理论学习已正式完成!】
【障碍者引导任务Ⅲ——】
【第一次的开放学习】
【任务完成!】
【获得该领域的顶级学运技能——】
【物理狂想家:】
【一直以来,人类都因受限于自身基因和自然环境,而被直觉困扰着。】
【在这个困境中,人们曾认为更重的小球会更快的落地,地球是宇宙的中心,速度与时间都是绝对的。】
【但总有一些狂想家,他试着让两枚不同的小球一起坠落,从而创造出《力学》。】
【他违背直觉与神谕,用数学的方式计算出地球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天体。】
【他遥望星空,低头落笔,揭示了速度、时间、质量、能量、空间之间的秘密。】
【数学是绝对的理智,物理则还需要那么一点点疯狂。】
【物理狂想家就是这样一群人,甩脱直觉的禁锢,拥抱无限的可能!】

李峥眼儿一瞪。
来思路了。
此前他很难理解解其纷所说的“观察”,但现在他眨眼间便可想像出几十种“观察”导致“坍塌”的作用方式。
只是这根本没法用语言形容。
因为地球的自然环境中,根本不存在那样的作用方式,根本不曾为那种作用发明一个词汇。
这些疯狂的念想也仅能止于心中……
帶著愛情離開你
难受,憋闷,呼之欲出……
最后通通化为了一个字。
“唔……”李峥说了出来。
等等……
难道这才是“唔”的真谛?
我峥国……还是差了一层??
不及多想,新的信息再度展开。
其实这一天,他的学资始终都在疯狂增长。
只是现在好像突破一个临界点了。
【您的学资已正式突破100000!】
【成为当之无愧的学术领袖!】
【世界,亦已感受到学魔道!】
【?魔神挑战?】
【挑战完成!】
【学魔最终挑战开启!】
视野随之一闪。
直接跳转到科技树界面,一路拉到了【科学】的尽头。
终点,迷雾揭开,露出了唯一的一张卡片——
【统一场论】
【?????】
不是李峥懵逼,而是下方描述就是这样。
紧接着,两个通向【统一场论】,却又相距颇远的节点也随即展开。
【观测者方程】
【????】
【演化物理学】
【????】
他真的是对的?!!!
李峥看着这些,双目再次酸涩。
他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两个理论距离现在的前沿,还有很远很远。
他太快了……这注定悲壮的努力,太早了,实在是太早了……
来不及感怀,学魔道的最终挑战已弹出。
【?魔道的终结?】
【伟大的魔神,再无任何企盼。】
【他能做的,只有终结自己。】
【率领您的魔军,杀向那科学的尽头吧。】
重生之醫女妙音
【这是最后的学习,一场注定必然的学习。】
【挑战达成条件:点亮“统一场论”】
【挑战奖励:点亮其余一切未点亮的卡片。】
李峥当场困住。
怎么能这样?学习怎么能不劳而获!
不行,我要全学完了,最后再往那个方向去。
他就这么挤开了所有思绪,一路低走猛走……
一直走到了会议室门前。
“艹……”
他还是骂了出来。
不可能的……
统一场论是唯一值得学习的东西了……
如果明确这个东西存在,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学别的……
本来打算学一辈子慢慢享受的……
太过分了。
不过,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学到统一场论吧?
毕竟还有实验的限制,观测的限制,资源的限制和能量的限制……
这么一看,这辈子能学到《演化物理学》就很不错了。
唉。
就受不了这个。
姑且朝着那个方向去吧。
这一路可需要不少资源,不少权力了。
李峥沉吸了一口气,双手推向大门,不觉歪嘴。
我的时代,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