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老伙计,您心乱了。”
我摇摇头,沉声道。
泰勒老爷子深吸口气,再次将激动的情绪平定下来、
“你说”泰勒道:“为什么?”
符動幹坤 指間青煙
“很明显,妖精女皇之所以会选择冒险家基地的通话水晶,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强迫她这么做的。”
守護愛的天使① 伊筱夢
“强迫?”泰勒瞬间明白了一切:“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国家力量组织与贵族集团的阴谋?”
“正是如此”我道:“相信此刻,奶奶正在心中祈祷,希望您不要信以为真,只身前往月光城,因为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泰勒面色难看,低声道:“将我骗去月光城,然后拘禁,作为筹码,威胁你?”
“我想,有这方面原因,还有另一方面,您不属于奶奶的私人物品,所以他们拥有随意处置您的权利,他们很清楚我的为人,一旦您遭到折磨,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而无论我是否出手,这场博弈,我都输了。”
泰勒皱起眉头,沉思良久,方才缓缓点了点头,道:“是啊,好险,差一点就上了他们的当。”
说着,用力捶了下沙发扶手,就听咔嚓一声,扶手不堪重负,断了。
看着耷拉下来的扶手,我眼眶抽搐,委屈道:“老伙计,这个沙发,很贵的。”
泰勒尴尬的瞥了扶手一眼,轻咳一声,立刻转换话题:“既然他们敢利用翠卡,就说明他们同样也敢利用阿娜丝塔那小丫头,小毅,你现在去找阿娜丽塔和阿娜蕾塔,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
我拿幸福當賭註 青山等雪來
頂級特工 耳朵
“两位公主如今在哪儿?”我好奇问道。
“咖啡馆。”
“好的”我应了声,就快步出了门,甚至连坏掉扶手的沙发都没去管。
絕世寵妃:胖妹變鳳凰 醉花影
来到咖啡馆,发现依旧是座无虚席,甚至还有不少客人特意预约了座位,然后才欣然离开的。
我原以为咖啡馆在维奇堡的生意不会火爆,毕竟矮人族不喜欢喝咖啡,地精族多数只喜欢喝维奇堡的特产咖啡,而咖啡馆的咖啡却是从达赛城那边进口的。
在味道方面,达赛城的咖啡比维奇堡的咖啡味道清淡一些,如果喝惯了维奇堡咖啡的客人,可能会觉得达赛城的咖啡不够味儿。
可偏偏事实是,咖啡馆里冲泡的达赛城特产的咖啡,竟然在维奇堡大受好评!
这是什么原理?
望着满座客人,我心中大为不解:维奇堡人喝不惯达赛城的咖啡——地精王在某次国际咖啡大会上,曾放言道。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如此钟情于达赛城的咖啡?
带着疑惑,我特意采访了数位喝完咖啡,准备离开的地精,得到的答复竟然是——这家咖啡馆冲泡的咖啡很好喝,比自己冲泡的好喝得多。
实锤了,地精王之所以说喝不惯达赛城的咖啡,并不是达赛城的咖啡就真的不适合维奇堡人的口味,而是冲泡咖啡的咖啡师手艺不行。
沉思少许,我陡然回过神来,一拍脑门:忘记了,还有正事要做。
我真的是演員啊 坐看南風吹
紈絝 南宮吟
连忙找到老板娘,说要找阿娜丽塔公主和阿娜蕾塔公主。
得到的答复竟然是——两位公主,刚刚离开不多久。
“是自己离开的,还是有人找?”我追问道。
老板娘想了想,道:“被人找走的,找她们的,看模样,应该是冒险家基地的工作人员吧。”
我心头一惊,果然如泰勒老爷子所料,月光城的贵族集团和国家力量组织,借着精灵女皇的名义,要把两位公主叫回去。
真要叫回去,相信两位公主殿下的下场多半会很凄惨。
最好的结局,是被囚禁。
最惨的结局,是被当做联姻的工具。
想到这一点,我匆匆离开咖啡馆,直奔冒险家基地而去。
等到了地方,却又听说,两位公主殿下已经离开了,具体去了哪儿,就不知道了。
这可急坏了我,立马又朝着魔法飞艇基地跑去,等到了飞艇基地,听工作人员说,并没有看到两位公主殿下的身影,也就是说,她们俩并未来飞艇基地。
那会去哪儿呢?
沉思数秒,我又狂奔回家,推开门,就见阿娜丽塔和阿娜蕾塔两位公主殿下,正在沙发上坐着看报纸。
见两女平安无事,且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扶着门框的我,不禁松了口气。
“咦?小毅,你回来啦?”阿娜丽塔公主语气略带欣喜道。
“嗯”点点头,我进了别墅,坐在她俩对面你的沙发上,直截了当问道:“刚刚是不是精灵女皇陛下跟你们通话了?”
“你怎么知道?”阿娜丽塔公主疑惑道。
“你跟踪我们?”阿娜蕾塔公主小脸儿一绷,严肃道。
以身抵債:億萬總裁天價霸寵 冰月軒
“我要是真跟踪你们,也不至于在家里跟你们碰头了”我道:“在你们离开冒险家基地的时候,就能拦住你们。”
“哼!”阿娜蕾塔小公主不屑的哼了一声,满脸傲娇表情。
“那为什么火急火燎的找我们?”阿娜蕾塔小公主撇嘴质问道。
“当然是有事了”我道:“精灵女皇找你们,是不是要你们重回月光城?”
末世超級保姆 啃罐頭的貓
“哼!”阿娜蕾塔小公主下巴一扬,傲娇道:“与你何干?”
旁边,阿娜丽塔公主道:“是的,姐姐说,希望我们能回月光城,辅佐她重振皇族。”
“你们打算如何?”我问:“是回去,还是不回去?”
阿娜蕾塔小公主依旧傲娇的双手抱怀,不说话,阿娜丽塔公主唇角勾起,微微一笑,问道:“这就要问你了,你希望我们继续住下去,还是希望我们离开?”
“我?”指了指自己,我一脸懵逼。
就见阿娜丽塔公主满脸微笑的盯着我,阿娜蕾塔小公主也在傲娇之余,用余光瞄我。
沉默数秒,我淡然一笑,道:“我当然是希望你们能够留下来喽。”
“那就不走了”阿娜丽塔公主道。
狂妃很毒很彪悍
“你呢?”我转向阿娜蕾塔小公主,问道。
“哼!”小公主的回应,依旧是一声轻哼。
见状,我撇撇嘴:真是一点也不坦诚的傲娇怪啊。
不过同时,我也松了口气,心中悬着的那块大石头,也落了底儿。
只要家人都不去月光城,国家力量组织和贵族集团就那我没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