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随着菡芝仙的一番讲述,云霄琼霄二人也总算是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此前,菡芝仙与彩云仙子前来三仙岛访友,恰好提到,通天教主欲在金鳌岛开一场讲道,便邀请三霄同去听道。
不过当时云霄与琼霄要炼制一味丹药,正是紧要之事,不能离开,便并未前往,只有碧霄与菡芝仙她们一同出了岛去。
但三人才刚一离开三仙岛,还未离开多远,便遇到了那正在东海各处仙山打转,四处寻访炮灰…仙友的申公豹。
随后之事,菡芝仙也便没有详细说明,只说那申公豹喊住了她们,上前来与她们交谈,言语中谈及了如今殷商与西岐的大战,还言道,截教许多道友,都被那姜子牙与陆植所残害…
再然后,或许是那申公豹当真有神异之能,能舌灿莲花,轻易说动他人,也或许是碧霄本就听闻她截教许多门人都在那西岐失陷遇害,心中不忿之下,遂生嗔念。
再加上菡芝仙也因许多截教中的友人遭劫,刻意从一旁鼓动,三女当即便做出决定,前往西岐寻陆植与姜子牙要个交代,让他们知晓一番,她截教门人的神通手段。
不过这一去,便出了大事了,碧霄与彩云仙子直接陷在了西岐,被陆植击败擒下,只余留菡芝仙一人,见势不妙之下逃了回来,报信求助。
異界無敵寶箱系統
听菡芝仙说过此事的完整始末,云霄不禁又气又怒,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三妹怎得如此糊涂痴愚!”
菡芝仙说道:“云霄姐姐,此时却不是恼怒之时,当务之急,是要先将碧霄姐姐她们救回来啊!”
云霄怒道:“怎么救?那西岐伐商之事,乃是天定的大势,是天地大劫!三妹她竟私自出岛,去与那西岐为难,这不是逆天而行吗?!我又有什么神通本事,能够救得了她?!”
菡芝仙闻言,只是脸色煞白,未成想,竟连云霄都如此为难,她三人之前也当真是太过想当然了。
綜漫與原著人物一起反蘇 銀刃
琼霄劝道:“大姐,莫要再说气话了,就算如此,我等也要想办法,救出三妹啊,若不然的话,三妹真的被那陆青植给填上封神榜,我三姐妹怕是就要从此永远分隔了!”
云霄沉默,脸现愁容,只是撇着一双蛾眉,心中天人交战。
“要不然,我等再去寻赵公明大兄,请他一同出山,随我等一起去往西岐,以赵公明大兄与云霄姐姐之能,不怕那陆植不低头服软!”菡芝仙出馊主意道。
“不可!”云霄一声呵斥,抬头看了菡芝仙一眼,神色威严的说道,“此事,决不能将大兄也牵扯上!”
“封神之事,本就是我三教教主连同道祖,天帝等大能商议所定,乃是天道大势,人教的陆植道友也是奉了大师伯之命,才下山到西岐为帅,完成大业。”
“而你们三个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居然妄自与天道大势作对,逆天而行,当真是不该!”
“如今三妹与彩云被擒,亦是因为你等的妄自尊大,切不可再行一错再错了!”
被云霄呵斥教训了一顿,菡芝仙也不敢反驳,只是怯怯的低下了头去,心里也终于生出了那么一丝悔意。
早知道的话,当初她们就不该听信那申公豹之言,到那商营之中寻陆植他们作对了,若非如此,又怎会招致如今这般的结果。
琼霄说道:“可是姐姐,难道我们就真的不管三妹了吗?就算是三妹她们做错了,但要她们上榜,从此受天道节制的话…”
她话音一转道:“若不然的话,我等便去那西岐,寻到那陆青植,找他好言赔礼一番,请他放了三妹如何?”
云霄闻言,觉得琼霄此法,倒是可行,无论如何,她们也总要尝试一番,救碧霄一救。
菡芝仙张了张嘴,她本想说一句,这样是不是太过放低身段了,但在云霄面前,她却是并不敢太过放肆,很多时候连话都不怎么敢说。
这位云霄姐姐,别的什么都好,就是气质太过威严圣洁了,让人不由的心生敬畏。
想了想后,云霄说道:“这样吧,我亲自到那西岐走一遭,寻陆植道友说和化解,琼霄你便留在岛上。”
说着,她又看向了一旁的菡芝仙,神色严厉的说道:“还有菡芝你,也就留在我三仙岛中吧,三仙岛中,有一水晶石洞,乃是修心练气的绝佳所在。”
“菡芝你,便到那水晶洞中,闭关上百年,潜心修行,不得离开…若是我能将碧霄与彩云带回来,会让她们到水晶洞中陪你的。”
菡芝仙脸色一变,便想要开口拒绝,但一看到云霄脸上那威严的神色,她顿时便出不了声了,也知晓此事已经不容更改,只得闷闷的应了一声是。
另一边,穿云关。
自从将那碧霄与彩云仙子擒回来后,他便一直在考虑着,要不要动身到那东海一行,将这两人送归截教。
但是这样做的话,因果却是无法消除,那碧霄与彩云仙子劫气影响之下,也必然还会闹出事来。
而且这样难免会有徇私之嫌疑,可能还会让人以为是他怕了那截教,虽然陆植自己并不在意这些就是了,只要能解决掉麻烦就行。
可他在某种意义上,也代表了人教,代表了老君的颜面,做事却是不能太过肆意了。
所以他才会头疼,那碧霄与彩云仙子,就是个烫手山芋,杀不能杀,放又不能放,无论他如何做,都势必要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来,可当真是棘手。
而就在他为此头疼之时,事情迎来了转机。
“敢问陆植道友,姜子牙道友可在城中?吾乃三仙岛云霄,特为三妹碧霄来向二位道友赔罪,还请二位现身一谈。”
一声清丽的女声传到了城中,陆植当即便知,是那云霄仙子来了,而那碧霄一事,也该就此有个结果了。
于是陆植起身出了城中府邸,唤来羽翼仙踏上其背,朝那高空飞去。
權少追妻,盛婚秘愛
另一边,姜子牙亦是骑着四不像升至了半空,见到陆植,马上便催动四不像迎了过来,与他一同去见那云霄仙子。
“元帅,这云霄仙子果然来了,怕不是来找我等寻仇的?这怎生是好?”
陆植只是摇了摇头:“丞相也不必焦急,还是先见一见那位云霄仙子再说吧。”
“本帅此前曾听闻过,那三仙岛的云霄娘娘,乃是天地间少有的清修道德之人,定然不至于不问青红皂白,便要与我等为难。”
大妝 青銅穗
“而且她先前之言,乃是为那碧霄赔罪而来,此事自然有解决之法。”
姜子牙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便与陆植一同飞上高空,见到了那位云霄仙子。
“两位道友,云霄在这有礼了。”
只见一身着素白云裳,仙裙飘飘的清丽仙子正站在那高空之上,抬手向两人行礼。
重生婚然天成
见这云霄仙子神色和气,有礼守矩,陆植脸上亦是露出了一抹轻松之色,抬手还礼:“贫道见过云霄道友。”
就连一向对截教之人有些看法的姜子牙,也是觉得这位云霄仙子却不似一般的截教之人,清丽脱俗,有礼淡然,当是得道清修,也笑着回了一礼。
“见到云霄仙子。”
云霄仙子说道:“两位道友,我此番前来,乃是为我那任性妄为的三妹而来。”
“她不识天数,跑来这西岐之中,与两位道友为难,云霄在此先替三妹向两位赔个不是,还望两位能看到我等三教情谊之上,不要与她为难,让我将她带回三仙岛去,闭关清修,以脱劫难。”
陆植与姜子牙对视了一眼,且不说姜子牙心中是什么想法,反正陆植倒是心中生出了几分轻松之念。
既然这云霄如此讲理,那此事就好办的多了,那碧霄就是个大麻烦,能趁机解除了这番因果,将那后续的麻烦消弭了,陆植当然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