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横川岭,一条南北向的山岭,因为山岭南北向,所以河流大多是东西向的,也就有了横川岭这个来历。
混沌血神
雍王为了一举统一横川岭东边的小国,起兵十万,号五十万(如果算上随行民夫等,说不定真有这个数字),派遣自己的得力手下——文从龙,主持此战。
十万人马,分兵四路,而文从龙这一路,占据半数,也是主力人马,专为攻坚克难而来,路程也是最为凶险的。
其他三路,所过之处,直如破竹一样,望风披靡,所向无敌。
不断的胜利战报传到文从龙的耳边,面色便是如何地沉着冷静,心中总是有些激动的,同时,也希望自己这一路能够尽快投入战场,总不能顶着一个主力的名头,一场战争都没有参与吧!
狼王總裁,嬌妻受寵若驚
到时候雍王论功行赏,一些阴险小人提起,也是难堪至极。想起阴险小人四字,文从龙脑海之中,就浮现出陈衍(即吴毅)那高傲清高的样子。
明明是一个断子绝孙的贱民(指吴毅没有子嗣),竟然能够在雍王面前受宠若此,自己这一次一定要将一举压过他的风头,省得旁人提起雍王身边的能人,就想起陈衍来。
文从龙思绪散去,吩咐左右道:“加快行军,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到青石寨。”
“诺!”侍卫得令之后,驾马在全军通禀文从龙这一指令。
虽说部队军纪这些日子差了一些,好歹被文从龙杀了几人立威,明面上倒也压制下去,加之雍王多年培养,身体素质还是很强的。
日色偏西时分,就已经来到了文从龙口中的目的地,青石寨,前文提到,小国为了表示自己并无不臣之心,并无设置关隘等,但是大极王朝都已经打过来了,不可能还全无防备,但是短短时间,想要建筑高城,也是不可能的,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
于是乎,便有了这个寨,那个寨。
而青石寨,便是文从龙等人,无法绕去的第一个山寨,也是他们此行,第一场攻坚战。
夜幕降临,东军安营扎寨完毕,文从龙稳坐主帐之中,与一干谋臣武将商讨军机。
怎么说呢?乱哄哄的,每个人都想要争头功,一座小小的山寨,一次冲击就攻陷了,轻而易举,收获报酬又极大,为什么要放过。
不得不说,文从龙作为世家子弟,耳濡目染之下,平衡之术还是精通的,一番运作下,顺利协调好各位将军的任务,关于军功的分配,也事先言明。
总体而言,不说天衣无缝,但是中规中矩还是无差的,以大极王朝的实力,中规中矩即可,强大的实力,近乎碾压,不需要用奇计。
奇计用的好了,减少伤亡,用的不好,那就是一场耻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已。
重生之龍騎領主
天明,交战不过半个时辰,在文从龙的规划下,青石寨顺利攻破。
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接下来,因为青石寨内部有数量众多的难民,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劫掠风波。
难民想要逃离,一路上要避过重重强人劫匪不说,这些军寨,也会抓捕他们,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难民在。
愛到時光已荒蕪
木葉之納米核心 吞天島主
进了军寨的难民,少不得干活,驻守山寨,自然,在先前的战争中,也杀了一些大极王朝的人马。
战争之后,兵士们多有戾气,难民参与守城之后,就是敌人,所以文从龙看见没有死多少人,也没有过多干涉,一些乱民,死就死了,草芥罢了,他到底还是维护士兵利益的。
文从龙的纵容之下,之前只能够在阴影下进行的劫掠奸污,又展现在了明面上,而且,与之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兵士所过之地,哪里就是被摧残的命运,一些村庄小城,原本是满心欢喜地欢迎大极王朝的天兵接管,想不到,竟然引来一群强盗,恶劣的程度,比小国军队多多了。
于是乎,文从龙一方面高歌猛进,一方面,战线拉得越来越长,后路却是越来越危险,之前的次要矛盾,逐渐上升,并且逐渐取代原先的矛盾,成为主要矛盾。
三川口,大军进入平原的最后一道阻碍,离开这三川口,就算是彻底走出横川岭,进入这些小国的腹心之地了。
而失去这最后一道屏障,小国除却投降之外,更无一个选择,否则就是被屠杀的命运。
所以,数个小国集合重兵,有七万之多,驻守在三川口之地。
事实上,三川口也的确是一个兵家要地,三水汇聚交合之地,一旦攻占下来,便是进可攻退可守,战略地位发生根本性改变。
即便是雍王与文从龙的文书交流之中,也多次提及这片土地,吩咐文从龙务必拿下这片土地。
清末梟雄
所以,文从龙对于三川口,是志在必得。
一方必守,一方必攻,双方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
而小国汇聚自身国力,短短时间就在此地修筑出两座高城,隔着宽阔的河流,东西呼应。
文从龙临阵,令诸位将领排兵布阵,手持雍王赐予的王子之剑,在阵前宣誓道:“城破之后,三日不罢刀兵,敢有退却者,定斩不饶!”
所谓三日不罢刀兵,就是三天时间,任由这些士兵抢夺财物,即便是这个过程之中,发生流血事件也无妨,一切当做敌我之间的矛盾来应对。
简而言之,就是不设秩序的三天,人性的丑恶,会得到最大的体现。
掛名王妃
不罢刀兵,是战争之中被用来提升士气的法子,通常在缺乏粮饷的时候发出这样的命令来,否则,谁也不愿意培养出一群怪物来。
而文从龙发出这样的号令来,也是铁了心要拿下着三川口。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这几日的所见所闻,也让文从龙明白,自己已经无法通过正常手段驾驭这支部队了,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够激起他们的战斗热情来。
而此举显然奏效,一干兵士为之欢呼,眼中展露出贪婪的血光,嗷嗷地叫着,好像野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