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第二天清晨,下了一夜的雨,滏水河边,到处都是泥土的芬芳。刮了一夜的寒风也停了,天边出现一抹朝阳。
高伯逸伸了个懒腰,下半夜睡了好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这一觉特别的沉,不但没有做梦,反而像是失去知觉一般,完全沉浸在深度睡眠里。
“大都督,有一支步骑都有的大军从滏水陉中出来了,目前正在河对岸的远处列阵。”
高伯逸刚刚出帅帐,就看到盯着黑眼圈的张彪出来了。
絕世邪神 風狂笑
“无妨的,我们准备多时,没理由输给远道而来还未修整的疲军!”
高伯逸拍拍张彪的肩膀说道,他这话可不是瞎说的。
皇家有女很輕狂
神策军这些时日,都是吃饱喝足,适当训练。并且让人给他们代写家书,交代提前后事,高伯逸还亲自下军营做演讲打鸡血。
现在这些人上阵,已经不需要担忧家中的父老和子女,他们的信念就是保住邺城的政权,保住神策军这个集体,那样他们的利益就能继续有人维持。
打仗打的就是军心和士气。
纪律性上六镇鲜卑军户远不如神策军,如果士气也比不上,高伯逸不知道他们要靠什么才能赢,难道就凭自己从军多年的经验?
满清的大兵,围剿太平天国的时候也是一把好手啊,用久经战阵来形容也不为过。
但是他们一见外国人就立马怂了。
可见有时候经验这玩意可以说虚得很。
“你去整军,我去前面看看。”
高伯逸在山丘上已经朦朦胧胧的看到对岸有一支军队在慢慢列阵,朝着河边过来了,这支军队只可能是段韶麾下精锐,晋阳六镇鲜卑!
神策军像一支沉睡的巨兽,快速的苏醒,有条不紊的列阵,看得高伯逸暗暗点头。
说道防守,张彪的实力在神策军乃至自己麾下将领里面首屈一指。当年,他的对手可是侯景,要守住扬州城,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正当张彪布置好除了伏兵以外的大军之时,对岸的军阵里面出来一员五大三粗的战将,身披灰不溜秋的旧胯裆铠,策马于廊桥桥头!
“我乃晋阳六镇前锋主将莫多娄敬显!请高伯逸高大都督出来说话!”
他扯着嗓子的叫嚷,几乎这里所有人都能听见。
“李达,你去跟他说,随便胡扯就行,反正你们也认识。”
高伯逸瞥了一眼身边穿着骚包银色纸甲(在纸甲上抹了银漆)的李达说道。
“那个,大都督,这个人末将不认识啊。”
李达一脸懵逼看着高伯逸。出风头没问题,但是他确实不认识莫多娄敬显,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的。
“你们不是晋阳人么?你以前不是晋阳六镇里面的么?”
高伯逸黑着脸问道,感情自己闹了个大乌龙。
“在下一直都不属于晋阳六镇啊!家父以前是洛阳禁军里面的,跟晋阳那帮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达满脸尴尬的说道。
法武通天 黃裳元吉
孝文帝南迁的时候,很多鲜卑勋贵都选择南下洛阳,这些人的子弟,最后成了洛阳禁军的主要成分。
而六镇鲜卑,他们则是来自当初没有南下,而是在边疆(内蒙一带)镇守边关的勋贵!
这两拨人不但是没什么交情,反而后来矛盾极深,以至于一直延续到现在。
所以说高洋麾下的百保鲜卑,跟晋阳六镇里的鲜卑人,还真不是一个来源,两者的成分有着极大差别。
前者比后者要好招揽多了。
“去吧,尽管嚣张一点,你吹牛从来没输过的!出了事我给你顶着。”
高伯逸没好气的说道。
“喏!”
李达不情不愿的来到吊桥,大声喊道:“我就是高伯逸,对面的孙子有屁快放!”
血戰旗 水鬼遊魂
嗯?
你他喵的会不会说话啊!
高伯逸正想开口痛斥李达的时候,从对岸的树丛里闪电般的射出一箭,快若流星!
这一箭直奔李达面门而去,不过好在距离远,李达脖子一缩,箭把纸做的头盔射掉了!
这厮披头散发的调转马头就跑,无比狼狈,把神策军的面子都丢光了。
“高大都督英明神武,不是随便哪里的阿猫阿狗都能假扮的!”
莫多敬显娄得意的大叫道。
正在这时,从对岸隐秘处射来一箭,直奔他的马头!
要知道,骑在马上,躲避箭矢,人方便躲闪,可马匹却难以控制!
月兒
这一箭比刚才对岸射来的那一箭还要生猛,直接将莫多娄敬显骑着的战马眼睛射了个对穿!
战马受伤后疯狂颠簸,饶是莫多娄敬显从小马背上长大,此时也只能狼狈逃回军中大阵,再也不敢嚣张。
婚戀之絕寵蠻橫妻
高伯逸和张彪等人都看得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出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此人一定是自己人。
“请段大都督出来说话吧!”
高伯逸走到廊桥边缘,刚才目测对方“狙击手”的位置,他站的这个点,对方的箭矢射过来已经没有力气了。
果不其然,段韶从军中大阵中走出来,单人单骑来到廊桥另外一头,沉默不语。
“段韶,先帝对你不薄,神武皇帝更是当你是亲儿子一般托付大事!如今你作乱犯上,弑杀姨母,简直禽兽不如!
如今你还有面目出列,我只是佩服你的胆量,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高伯逸大声讥讽段韶,一个劲的戳对方的痛点,心中无比痛快!
娄昭君是怎么死的,杨约没有说,但是高伯逸猜到了。如今把这个黑锅甩到段韶身上,他还无法反驳,没有比让敌人吃瘪更让人兴奋的了。
奉子再婚:前夫,你休想! 悠悠古哥
“高伯逸,我劝你一句,沙场之上,不是靠着耍嘴皮子过活的。”
段韶忍住反驳的冲动,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话。
醜妻來種田:山裏漢,別太寵! 豆豆匠
“段韶,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我和我身后十万虎贲,会全数接着!咱们沙场上见真章!”
高伯逸抽出白云剑指着段韶,随后将挂在马鞍上的横刀,在地上划了一道线,大声吼道:“对岸过此线者,有来无回!”
他说完,身后的神策军士卒齐声高喊:“杀!杀!杀!”
声音响彻云霄,让人心惊胆战!
那一刹那,段韶仿佛看见了高欢的影子跟高伯逸重合,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几十年前,高欢在马上用马鞭指着尔朱兆说过类似的话。
欲品秀色須漫步
網遊之巔峰
难道这就是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