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天武十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李定国命人于咸子关修筑城寨,吸引安南军来攻。
沙漠秘井
安南军由富良江进兵,企图骚扰阻止明军常驻,李定国率部夹岸迎战,沐天波率舟师横击,二人完美配合打破安南军,斩杀万人,江水为之赤红一片。
时值初夏,天旱江水浅,安南军弃船上岸而逃,明军乘胜穷追,一路挺进安南国都前的最后一座坚城慈山。
慈山守军日夜操练不停,布置防御,准备应对明军,甚至调来了安南军中的王牌——象军!
大象,身体结实又硕大无比,在战场上可以说是刀枪不入。
而且大象的攻击力很强,一脚踩下去,肝胆俱裂,一鼻子甩过去,能把人掀飞七八米,摔成粉碎性骨折。
两千年前横扫中东的亚历山大,所向披靡不费一兵一卒占领埃及全境,吞并波斯帝国,当他们的大军开到印度河流域,企图征服印度时,便遭遇了印度的象阵。
亚历山大的远征军用刀枪杀不死战象,连引以自豪的马其顿方阵,在象阵的冲击下遭受到了前所未所的重创,亚历山大本人也都重伤了。
大明永乐朝时,英国公张辅率军远征安南,安南同样摆出了象阵对付明军。
強勢攻婚,億萬老公別硬來!
当时张辅用的是虚拟武器,明军用画成的狮子皮披在战马身上,再蒙上战马的双目发动冲击,又补以神机火器,最终击败了安南象阵。
虽然不知道安南的大象为什么怕狮子,但明军成功了。
时隔二百年,有了上次的失败经验,这次安南军为了防止明军故技重施,于是让象奴蒙住了战象的眼睛,驱赶战象冲击。
大象军团可不是闹着玩的,当象阵发起集体冲锋时,迎面而来的庞然大物,还是一大群,谁能扛得住啊!
不说象群的冲击,光是这种场面,就会给明军造成极大的心理恐慌。
五月二十五日,两军对战,安南军调动了步兵三万、骑兵四千、战象二百头迎战明军,这是安南最后的兵力了。
安南军将战象排在步兵前面,骑兵置于两翼,大军的阵式宛如一座城,象群似棱堡,重骑兵就像环绕着的城垣。
明军阵前,莫敬宇看着安南军高大的战象,心中一阵发怵,侧身建议道:“大将军,昔年英国公张辅征安南,面对陈朝象阵,采用的是在战马外面罩上狮子皮,不如我们先避其锋芒,效仿英国公做好万全之备再行出兵……”
李定国抬起右臂,沉稳似海,道:“不必了!本将军赶时间!”
神罰亡界 空調是機器
战争是不可完全复制的,作为对战争有独特理解的将军,李定国更有自己的计策。
7-11之戀
攻打安南前,他就对战象研究了几天,发现战象最致命的弱点是怕火,历史上战象历次战败几乎都与火有关。
当然,这次安南人学精明了,蒙住战象的双目也是为了防火,使用老办法显然行不通!
莫敬宇不再言语,坐看明军大将军如何应对……
战斗开始时,二百多头战象的脖子或者背上坐着象兵(也叫象奴),他们平时严格训练战象,这时则指挥战象向前冲锋,并用布盖住了大象的眼睛。
随着安南主帅一声令下,立时黑压压的一大片,二百多头战象甩着长鼻,亮出长牙,迈开四肢,背着士兵,潮水一般地向明军阵地涌来。
面对安南象阵的冲击,李定国不慌不忙的下令进攻。
重生之銀河巨
低沉的号角声响起,令旗官执旗高呼道:“大将军有令,射杀象兵!”
“各营准备!”
“开火!”
随着将令下达,明军的火枪阵轰然踏前一步,举枪对着战象背上的象兵展开了轮射!
一片火光与爆裂声中,操控战象的象兵纷纷中枪滚落,被后面的战象无情的踩踏而死,白的红的溅了一地。
然而战象仍在冲锋,沉重的蹄声如同擂鼓,声势浩大难挡!
“大将军有令,射击象鼻!”
明军火枪手整齐划一的将枪头下降一分,准星瞄向战象长长的鼻子,不管能不能射中,状态算是摆出来了。
未來球王
“开火!”
战场上硝烟弥漫,明军的子弹如雨席卷,庞大的战象鼻子中枪,一些战象痛得嘶鸣直叫,纷纷掉头往回跑,一时间踩死不少后面的安南步兵。
李定国要的就是这效果,让敌人的利器成为明军的利器!
为了扩大混乱,他又下令将轻炮营调了过来,用迫击炮和掷弹筒进行火力打击,逼退战象。
“上开花弹!”
炮兵们迅速搬运炮弹,有序传送装填,娴熟的装填手一发接着一发往里塞,时不时的歪头躲在一旁捂着耳朵。
“砰!砰!砰!”
射速远高火炮的迫击炮、掷弹筒,小炮弹嗖嗖嗖的起飞,落入战象群中,燃起一道道黑烟。
与此同时,明军的火枪一刻不停的射击象阵正面,虽不能对大象造成毙命的杀伤力,但威慑作用却相当厉害,起码能阻止战象继续往前冲击。
剩女莫愁,老公,給力些
梵天界
奔腾的战象被惊的嘶鸣乱撞,纷纷调头逃跑,冲散了后面准备捡便宜的安南步军,踩死者无数,安南军阵脚大乱。
李定国下令趁势反攻,明军骑兵尽出,呼喝着杀向乱成一锅粥的安南军。
面对敌人进攻,战象倒戈,惊恐四逃的安南军彻底失去了抵抗的勇气,数万人不战而溃。
李定国又令步军出击,越过重壕,用云梯登城,趁势攻取慈山。
在战斗中,黔国公沐天波充分发挥了领导带头打仗的先锋模范作用,他手持军旗,率沐王府死士率先渡过护城河,为部队开路。
当朝国公爷亲自冲锋,大大的鼓舞了明军的士气,号角吹响,城下军队呐喊而进,奋勇争先,一举攻破了慈山城。
守卫慈山的是郑梉的次子郑桥,他丢下家眷直接开溜,后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明军狙击手射中,又被捡漏的莫敬宇擒获,全家都做了俘虏。
史上最牛暴君 無敵皇上
慈山一战,雄赳赳的安南军一触即溃,被擒获的高级将领多达四十余人,残兵被明军追至红河,除了跳河自杀的,余者全部招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