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克劳迪娅·卡汀娜拎着手里的沙漠之鹰,冷冷注视着躺在地上哀嚎的保罗.比西奥,精致的容颜看不到任何瑕疵,却也看不到人类该有的感情,宝石般的眸子透着冻彻人心的寒意,让她一身本该火热的红色裙子此时就像是浴血的战袍,透着森严恐怖的杀机。
路上的行人早被惊呆了。
谁都不会想到,这个看上去简直跟天使一样的女人,居然是一个在街上开枪的疯子。
戰重樓 就是一坨屎
很快,反应过来的路人尖叫着四散而逃。
但同时,又有更多人涌了过来。
重生之豪門辣妻
沙漠之鹰猛烈的响声和保罗.比西奥的惨叫声,吸引了更多路人的注意以及警察的注意力。
没有多久,发现枪声只有一次四周驻足的路人围观起来。
不少人惊诧于克劳迪娅·卡汀娜的美丽,又好奇于她为什么会突然开枪,而躺在地上的保罗.比西奥,则像是被夹子突然夹断腿的野兽在疯狂哀嚎着。
他知道自己的腿废了。
沙漠之鹰这种大口径手枪,子弹具有强烈的贯穿力和破坏力。如此近的距离直接被击中,不亚于被狙击步枪打中。
“啊!”
“卡汀娜……你这个贱人。”
“……”
“啊……”
“古老的比西奥家族,会用鲜血洗刷今天的耻辱……”
“……”
“我会玩遍你每一个地方……”
宇宙幽靈 鹹菜
“啊……”
“我会将你肚子里的杂种,一点一点……”
“……”
砰!
保罗.比西奥的诅咒和怨毒瞬间戛然而止,额头像是一颗鸡蛋碎开,尚未僵硬的脸上充满恐惧、震惊和无法置信之色。
渐渐,保罗.比西奥泛着色彩的眸子渐渐空洞,随着最后一点光彩消失,变得死灰色一片。
他到死都不敢相信,克劳迪娅·卡汀娜居然真的敢杀了他。
“冕下。比西奥一定会跟我们开战的。”
克劳迪娅·卡汀娜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尽管在米兰超过一半平民听到这个姓氏都会恐惧。
但那又如何。
在出生那一刻,她就注定了要沐浴在鲜血长河中。
“那就战吧!”
北部,圣彼得堡。
遮天蔽日的暴雪将这座极北城市,覆盖在了一望无垠的白色世界中。
整个世界像是陷入了死寂,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和漫天白雪,让这个俄罗斯昔日的北方最大城市,外面已经看不到什么人烟。
但即便是暴雪,也无法掩盖这个世界的所有痕迹。
涅瓦河附近一家商店门口,两名五十多岁的老人拥抱着蜷缩在一起化作了冰雕。
日夜笙歌的叶卡捷琳娜宫外面,数十个衣衫褴褛的平民互相依偎在一起,茫然望着这个大学突然来得更早的冬天。
著名的滴血大教堂,是来自各地的穷苦百姓,老人、妇女和孩子,绝望看着关闭的教堂大门,深深怀疑是不是主抛弃了他们。
政府提出的休克计划让卢布疯狂贬值,购买力的不断下滑让这个昔日强大的国家已经有超过上百万人流离失所,面临着饥寒交迫和寒冷的侵蚀。
而私有化进程,又剥夺了许多人赖以生存的工厂,年老的工人们,被迫离开了当成了家的栖息地。
而此时,涅瓦河一套豪华别墅里,到处散发着让人渴望而又不可及的温暖。
火热的壁炉和暖气,令整整三层都透着无处不在的温度,令人几乎怀疑是不是到了春天。
天魔亂史
而春天,却又不知不觉到了夏天。
很热。
尤利娅.西多罗夫感觉全身都在燃烧着,白皙的脸上泛着惊人的红色,密密麻麻的汗珠从额头滴落,打湿了她金色的长发,又流淌在了洁白的羊绒地毯上。
其娜.卡诺斯基也没有好多少。
光洁白皙的脸像是炭烤一样布满嫣红,绿目的眸子中水雾密布,用尽全身力气搂着沈建南的脖子。
但体内持续流出的水分却一点一点带走了她全身力气。
太热了。
炽热的高温让洁白的羊绒地毯被水渍打湿粘在一起。
整个客厅凌乱不堪,仿佛被狂暴巨兽侵袭。
良久。
沈建南用毯子搭在睡过去的两人身上,满身汗水走到洗澡间冲了个热水澡。
等到裹着浴巾走出来,发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正在震动。
电话是意大利那边打过来的。
等听到消息,沈建南精疲力尽靠在沙发上,扬了扬眉毛。
男人苦。
男人累。
女大當嫁 湛露
男人活得真特么受罪。
这边刚刚搞定,那边就出了幺蛾子。
真是头疼。
再看看躺在羊绒地毯上一脸满足熟睡的尤利娅和其娜,这厮有点担心以后肾会不会吃不消了。
但一张精致的容颜和一袭血红色的长袍,却无可抑制浮现在脑海里。
老实说。
对于克劳迪娅·卡汀娜,沈建南并没有什么感情。
但每次想到这个不讲理的女人,他就会感觉非常地奇怪。
他不喜欢受。
可是……那种感觉真的……
非常特别。
而除此之外,克劳迪娅·卡汀娜的加冕仪式所要遵守的传统,又特别能满足一个大男人的那种统治感。
沈建南是一个无宗教主义者。
或者说,是一个金钱教主义者。
他不喜欢天主教。
但现在,这厮忽然发现,其实真正的天主教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比如……
反正至少意大利的天主教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但老子又不是个机器。
哎……为了国家。
嗯,就是为了家国天下。
意大利王国和奥斯曼帝国可一直都不对付,现在联合坑一把土鸡,皆大欢喜。
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沈建南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罗马,雷戈拉。
黑夜降临。
这座千年古城亮起了万家灯火。
灯火在夜色中闪耀,而每一片光,都是不同的生活。
夜色中。
一座亮着昏暗灯光的古堡前,克劳迪娅·卡汀娜冰冷望着古堡上阴森的蝙蝠装饰,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她讨厌这里。
在很久以前她就很讨厌这里。
她讨厌这里的一切,讨厌自己的姓氏,更讨厌那冰冷无情的老头。
但现在,她却成了这里唯一的主人。
良久。
克劳迪娅·卡汀娜抬起脚,跨入了古堡的正门,昏暗的灯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踩着似是沾满鲜血的红毯,克劳迪娅·卡汀娜走到了一间透着暗红色的朱门前,推开了大门。
“克劳迪娅。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
“那是比西奥家族。如果他们跟我们开战,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么?”
“克劳迪娅,我们需要一个理由。”
克劳迪娅刚进门,长老会的人就齐齐朝她发难。
保罗.比西奥是比西奥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克劳迪娅·卡汀娜当街杀了他,比西奥家族一定会和卡汀娜家族不死不休。
但那又如何?
克劳迪娅·卡汀娜面无表情在代表王座的位置上坐下,俯视着一帮声厉色茬的长老。
“如果你们想要解决问题,就通通给我闭嘴。”
“你……”
有长老想要呵斥。
但看到克劳迪娅·卡汀娜身上的血色长裙,忽然发现气氛不对。
再看,刚才还一致抗议的长老们,全都噤若寒蝉。
他这才想起来。
克劳迪娅·卡汀娜虽然是一个女人,但她背后却又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代表着上帝。
静!
安静得异常。
偌大的会议室随着克劳迪娅·卡汀娜到来,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很多人都不习惯这种感觉。
即便是上一任教父在位,他们也没有过此时的压抑感觉。
很多人心里满是愤怒和不满,但却没有人敢发声,谁都猜得到,克劳迪娅·卡汀娜既然敢当街杀了保罗.比西奥,就一定有所仰仗。
不过没有人知道,其实,克劳迪娅·卡汀娜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
她只知道,有克格勃的人一直在盯着自己,但她并不确定那个家伙会不会出手。
她在赌。
赌那个人不会放着她不管。
如果他不管呢?
忽然,肚子里传来一阵轻轻的疼痛,那是小生命的震动。
克劳迪娅·卡汀娜眼里浮现起一丝本能的温柔。
如果他不管,那就将孩子送去他的家乡。
自己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绝不能让孩子也跟自己一样生活在这个披着圣洁外衣却又肮脏至极的地方。
嗡嗡——
一阵怪异的响动,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异常刺耳。
众目睽睽之下,克劳迪娅·卡汀娜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个让人很疑惑的东西。
巴掌长短,烟盒宽度,泛着黄金的颜色。
那,难道是一部移动电话?
长老们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他们感觉克劳迪娅·卡汀娜手里拿的应该是一部电话,却又从未见过如此娇小精致的电话。
“克劳迪娅,你在等我的电话么?”
克劳迪娅·卡汀娜接通电话,沈建南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
洛杉磯風雲 懟王
一时间,千言万语汇聚在心里,克劳迪娅·卡汀娜忽然感觉心里一暖,又是一酸,自十三岁后人生第一次有了落泪的冲动。
“没有。”
“这真是一个让人心塞的回答。”
“……”
“我刚才联系了钱皮,他告诉我,意大利将会在全境执行一场大规模的扫黑运动。”
“……”
“你明白我的意思。”
“……”
“我一直以为,你的那把沙漠之鹰是假的,不会杀人。”
“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孩子。”
“那也是我的孩子。”
超級進化 恨到歸時方始休
“……“
“有没有想沾染了你血液的那把枪?”
“……”
“喔。我有点想你的那把沙漠之鹰了,那冰冷刺骨的寒意,让人回味无穷。”
“你真贱。”
“喔。老天,你难道不知道,我叫沈建南。”
“……”
“我需要一家有欧共体背景的投资机构,在这之前,我已经和钱皮商业过,但我需要你来登记这家公司。”
“我为什么要帮你?”
“不。这不是帮我。如果你做得漂亮,我将会给你一份丰厚的奖励。至少一百亿!”
“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老天,你的思想实在是太污了。我说的是里拉。”
“……”
“你需要派人到土耳其,我相信,在不久之后,Tupras将会打折促销,你知道的,我喜欢打折的东西,那会让我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
“我需要怎么做?”
“等公司成立,我会从离岸公司划过去一笔钱……”
“……”
“对了,苏菲.卡隆梅的公司叫做金刚葫芦娃,注意不要发生冲突。”
“你和那个贱人是什么关系。”
克劳迪娅·卡汀娜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几个分贝,虽然依旧冰冷,但谁都能听出强烈的感情波动。
沈建南忍不住狂笑了一声:“你猜。再见,我的女王冕下。到时候我们就看看是你的沙漠之鹰厉害,还是沾过你血大炮更强。”
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克劳迪娅·卡汀娜脸上微微一热,但在昏暗的灯光下,没人能看得出来。
第一任家族教父很聪明,将王座设计在灯光的阴影中,任何人都无法看清楚阴影中的任何情绪。
整了整思绪。
克劳迪娅·卡汀娜冰冷朝着在场的长老说道:“暂停一切非法的生意,在没有我的命令之前,任何人有违背,那就自己承担代价。”
海賊之海軍殺神 起名困難癥
“钱皮会站在我们这边,但在这之前,我需要你们全面清洗掉比西奥家族的势力。”
圣彼得堡。
沈建南饶有兴致站在地图前,乌黑的眸子里全是讥讽之色。
一只肥鸡蹦跶得再欢乐,还是鸡,真把自己当老鹰,居然想抓兔子。
封锁掉往北欧的海域,意大利截断往南欧去的路线,东面又有伊朗和叙利亚这两个天生的对手,看这次土鸡还不死。
就是便宜了杜邦家族,这帮王八蛋一定会抓住机会发一笔大财。
11月3日。
美国总统大选正式拉开帷幕。
由于民主党对经济的竞选,几乎引动了所有底层民众的心声,加之佩罗独立参选某种程度上分簿总统布什的选票,导致布什的连任失败,威廉.克林顿意外成功当选新一任总统,结束了保守党十二年的执政。
11月5日。
一家苏霍伊大型客机降落在了安卡拉埃森博阿机场。
《欧洲时报》
封面:埃森博阿机场的广告牌前,一张令欧洲人记忆犹新的东方面孔,在封面处理过的镜头下显得特别刺眼。
标注:第一国际资本首席执行官沈建南,降落在土耳其。
本报消息,于11月5日上午,第一国际资本首席执行官被人发现出现在安卡拉埃森博阿机场,与其同行的有第一资本多名高管。
伊斯坦布尔,土耳其中央银行。
恩格尔·阿尔坦·卡迪靠在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感觉满心舒畅。
欧洲货币危机持续在欧洲大陆蔓延,如今连北方的瑞典克朗都被迫放弃固定汇率采取浮动汇率,估计很快就会将火烧尽整个欧洲。
如今,放眼整个欧洲、非洲和亚洲,土耳其已经是最安稳的避风港。
恩格尔·阿尔坦·卡迪不由得意一笑。
五年前在他提出执行自由汇率的时候,那些白痴们还骂他愚蠢,现在看,如果不是自己有先见之明打破了固定汇率,里拉恐怕就一样要受到卢布崩溃影响了。
那样的话,如今的里拉又如何会成为最富有生命力的货币之一。
货币,货币!
是和货物一样需要竞争的。
只有自由的市场竞争,才能够让货币充满生命力。
想到不久前国际金融大亨沈建南在一次座谈会上提到的货币理论,恩格尔·阿尔坦·卡迪满心诚服,有了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砰!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猛烈推了开。
鳳合鳴
恩格尔·阿尔坦·卡迪被吓了一跳,正准备发火,看到冲进来的秘书一脸惶恐,就像是被狼在屁股后面追着一样。
“卡洛。你难道不懂这里的规矩?”
“总…..总裁。不好了。”
恩格尔·阿尔坦·卡迪很是不满秘书的惶恐,如此重要的位置,居然表现的像是街上那些平民一样惊慌失措,简直是太丢脸了。
是该换个秘书了,迪亚身材不错,可以考虑让她来为自己工作。
有事就让她干,没事的话就……
“十分钟前,外汇市场突然剧烈波动,里拉……里拉暴跌了百分之三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