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结束了这半天的工作,孙立恩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发着呆。
无能为力的感觉还在困扰着他,但孙立恩持续不断的自我宽慰也多少起到了一些作用——他从一直心里别扭缓解到了心里一直别扭的状态。
这绝对算的上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孙立恩苦笑了两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已经和胡佳联系过了,今天晚上一起吃饭。
也许看看自己的女朋友,心情能稍微好一点?孙立恩拎着自己的单肩包准备往外走,刚走了没两步,烤面筋的歌声就响了起来。
“孙医生,我是徐有容。”电话那头,传来了徐有容的声音。她听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您”这个词,孙立恩可没怎么从徐有容嘴里听到过。一开始的沮丧都被这种新鲜感冲淡了不少,“是不是瑞秋出来了?”
“比那个更进一步。”徐有容的声音有些发抖,孙立恩甚至能从并不太清晰的电话声音里分辨出她在深呼吸的动静。“我们结婚了。”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孙立恩足足沉默了半分钟,然后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沉默好像非常的不礼貌。
“啊!那个……恭喜恭喜!”孙立恩努力在补救着自己的无意过失,但在他想出更合适的弥补过失的语句之前,电话那头的徐有容已经哭出来了。
喜极而泣的声音跨越了整个太平洋,传达到了孙立恩的耳朵里。哭声一开始只是小声的啜泣,然后就变成了哭声甚至有些放肆的哭喊。
过了好久,孙立恩甚至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有点酸了,电话那头的徐有容才收敛住了自己的哭声。她带着浓浓的鼻音道歉道,“不好意思啊孙医生……”
“没事。”孙立恩在电话这头温和道,“恭喜你呀。”
神級升級系統 掃雷大師
不需要多说什么,孙立恩也能猜得到现在徐有容的心情是何等复杂。本来这次去美国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救人,结果救着救着却成了已婚……再想想看徐医生和自己父母之前多少年的沟通不畅,那种既悲且喜的复杂感受绝不是外人可以了解的。
“这么说,瑞秋已经出来了?”孙立恩继续转变着话题,“她情况怎么样?”
“瘦了不少。”电话那头的徐有容深吸了一口气,对孙立恩道,“不过总的来说,还算是健康。”
还算健康这个说法一般也就意味着多少有点问题。孙立恩想了想提议道,“要不然干脆还是带着瑞秋回来吧。我看在美国,她大概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理由了。”
“我也正打算跟你商量这个事情。”电话里的徐有容听上去有些犯愁,“瑞秋也不想继续在美国工作了……不过她来这边工作还得先考国内的认证。”
超級大航海
和帕斯卡尔博士这种自带教职,可以被当做人才引进的医生不同,瑞秋来国内行医首先需要获得国内的医师资格证才行。她虽然和徐有容一样是霍普金斯毕业的医学博士,但由于缺乏足够的学术成就,因此瑞秋要来国内行医,还有些程序需要走。
“那就先回来嘛,明年的执业医考试一月九号才报名,现在应该也来得及……”孙立恩是很希望瑞秋赶紧来国内的。原因也很简单——刚刚结婚又逃出魔窟,瑞秋现在是最需要徐有容陪在身边的时候。而孙立恩现在则急迫的希望徐有容赶紧回来,毕竟整个治疗组加上徐有容自己也就五个人,再这么请假下去,治疗组的排班可就要排不过来了。
“她不太想无所事事……还是得有事情做才安心。”徐有容有些难以启齿似的问道,“我听柳老师说……孙医生你们家是有个医院对吧?”
能看得出来,徐医生确实很爱自己的妻子。她为了让瑞秋稍微舒服些,甚至开始试图走走后门,先把瑞秋安排到别的地方去。这种有些笨拙的行为让孙立恩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这个没问题,我和那边联系一下就好。”孙立恩虽然也是第一次帮人走后门,不过想来梅师姐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一个有丰富执业经验的美国医学专家的求职。
“谢谢你。”徐有容松了口气,“她的工资我会转给你的……”
“不不不,这个真的不用。”孙立恩连忙打断了徐有容试图自己支付瑞秋工资的念头,“瑞秋虽然不能作为执业医师去工作,但是她来带领其他医生工作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徐医生你帮忙给我……我家的医院请来这么一个专家,这我还没感谢你呢。”
孙立恩尽量把自己的语气说的非常诚恳——鬼知道徐有容的小脑瓜里还能再冒出来点什么奇思妙想。与其在电话里接受心脏检测,还不如干脆从头卡住她这些奇怪主意的来源。“我等会就给梅院长打电话安排这个事儿,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幻想女王
“我现在就去买机票,瑞秋的工作签证还没过期。”徐有容道,“等机票订下来了我跟你说。”
·
·
·
今天总算是有了一件好事。孙立恩走出综合诊断中心的时候,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在诊断中心工作就这点不好,治疗组一般同时照顾的就那么一两个病人。万一查出其中一个病人得了什么无法治愈的绝症,医生们就必然会情绪不太好。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孙立恩甚至有些怀念以前在急诊门诊里的日子。就算有绝症,那也顾不上去难过——后面还有几百号病人等着看病,哪有时间留给医生们心情低落啊?
不过总算是有了一件好事儿。孙立恩笑眯眯的走到了门口,然后忽然楞在了原地。他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还没把老东西关掉。
老东西的运行建立在计算中心的调用上,换句话说,只要老东西的运行程序没有被完全关闭,那就计算中心就始终处于待机运行中。这个电费的用量对四院科不太友好。
既然想起来了那还是去关一下比较好。孙立恩溜溜达达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把给出“CJD”提示的老东西关掉,然后关了自己的电脑准备彻底下班回家抱着女朋友吃饭,结果在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有些奇怪的对话。
“你还坚持的下去么?”说话的是个女声,按照办公室来估计,孙立恩觉得这大概是马永芳医生的声音。
“说实话,快扛不住了。”另一个男声苦笑道,“这个月的工资估计是没着落——干到月底咱们满打满算也就干了半个月。这个月的工资四院肯定不会发,下个月再干上一个月……下下个月月初能有进项就算不错。”
“我还好,没女朋友也没买房,存款还有个几千块——小陈你要用钱,不行我先给你借点。”另一个男声说道,“我们外科多少比内科强点,手术按台算钱。就算没干满一个月,这个月的手术费应该还是有的。”
孙立恩眨了眨眼睛,他还真不知道四院是怎么给工资的。毕竟作为规培生,孙立恩每个月拿的都是国家给的津贴。后面手头宽松了,也是武田制药在给自己发钱。
不过听说本院的正式职工发工资是比规培生们早一周……孙立恩不自觉的开始琢磨起了自己知道的情报,他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推开门进去对这些新来的同事们科普一下本院发工资的规矩。
“隔壁组的那个孙医生,明明是个规培生,结果自己都开上沃尔沃了……”这声音大概是陈学荣在羡慕嫉妒,“这肯定是家里有矿吧?”
異界重生之暗黑領主
腹黑少爺 汐悅悅
“那可不一定。”王国楠把声音压低了一些,“别在人身后乱议论,万一被人听见了多影响关系啊?”
“我刚才去看过了,孙医生他们组的都回去了。那个高度疑似CJD的病人都安排给我看着了。最快也得过上一两个小时才有人回来吧?食堂的烧鸭饭可不好抢。”陈学荣叹息道,“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找王哥你借钱也得我有钱了才能还啊……不行我还是重操旧业吧……”
“你以前干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我可警告你啊,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那可不是吃素的。”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警告来自于马永芳医生,“你要真手头紧张,我借点给你,别瞎捉摸。”
“你们这都想哪儿去了?”陈学荣苦笑了两声,“我打算挂点广告出去,给高中生当当家教,这活我还能干。”他叹了口气,“以前在云鹤的时候,我给高考生补课一个小时收一千块,现在到了宁远……人生地不熟,不过一两百应该还是有的。”
“别想了。”陈学荣的设想被马永芳瞬间否决,理由也非常充分,“你现在两个礼拜才有一天休息,给哪个高中生补课人家家长能同意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先去打听打听四院工资是怎么个流程,具体几号能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