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听到意料之外的声音,铁片人停在原地,而刘涛和他的队友则是心里一动。
“是【玩家】吗?增援终于赶来了。”队友低语。
“不,不是我们的人。”刘涛看向角落,通过夜视仪看到角落中出现一道身影。
从身材上来看是一位女性,身着黑色劲装,还披着一套黑色披风,即便是夜视仪也无法看到她的容貌。
“或许是还留在北岸的散户【玩家】,又或者…”刘涛想起自己背着的那位女学生。难不成自己背着一个【玩家】走了一大段路?不然不可能会这么巧合的出现在这里。
还未等他开口,角落里的声音再次响起:“走吧两位。接下来,它得换对手了。”
“多谢!请小心。”刘涛和队友对视一眼,便互相搀扶着向着大门走去。
面对这种刀枪不入的怪异,他们留在这里只会束手束脚。
有些【玩家】甚至为了不暴露任何相关信息,对目击者痛下杀手。
这位【玩家】既然让两人离开,这便是最好的结果。
铁片人没有追击刘涛两人,反而是看着角落里的那道倩影,发出无悲无喜的声音:“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它能感觉出,这女人并非人类。
猜对了,来者的确不是人类,而是英灵。
魔逆九重天 龍燚
杀阶英灵,云婷!
“有必要这么小心吗?”云婷没有回应铁皮人的问题,而是看刘涛两人离开大门后,才看向站在柱子后的人。
脑海中询问道:“我还以为你要用老陈或老杨的名号呢。”
“东哥和他们没准挺熟,一用就很尴尬。至于老陈…这种救人的好事,哪会用他的名号?我可得想办法给他工资扣到明年去。”
“还在气呢?真是lsp了。”
“ennn,我认了。”
身着魔法礼装的李长河从柱子后走出。
刘涛的注意力都在铁皮人和婷哥身上,并没有发现柱子后还藏着一个人。
其实李长河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打算以云婷的身份来误导刘涛他们的判断。身为【暗桩】,小心点总没错。
看这明显戒备起来的铁皮人,李长河嘿嘿一笑:“现在,就剩下我们了。你和童话故事里的形象差太多了,我差点没认出你来。铁皮人!”
概括来说,童话故事绿野仙踪中,有四位主要人物。
想要回家的主人公多萝西,想要获得一颗能够思索的大脑的稻草人,想要获得勇气的胆小鬼狮子,以及….想要获得一颗活泼心脏的伐木工,也就是铁皮人。
他们一行人前往翡翠城,渴望在那里得到各自想要的东西。
童话里的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它得到了心脏,获得了情感。
可如今来看,面前的这个家伙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而是使用了极端的方式,获取自己渴望的心脏。
要不是铁皮和需要心脏的特点,谁又能想的到呢?
这个杀死了数位特遣队的怪异,居然是那位善良、执著且勇敢的童话人物。
这也太毁童年了。
“你也听过我的故事吗?”铁皮人看着李长河,声音中不带任何情感的说道:“那你应该知道我所求之物。”
沈香惑君心 長亭
“当然,奥兹没有给你心脏吗?”李长河多少记得点童话剧情,铁皮人在成为铁皮人之前,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伐木工。
妃要專寵:至尊小太後
由于他的斧头受到了女巫的诅咒,伐木时砍下了自己的腿。让铁匠帮忙给自己打了一条铁皮腿,但诅咒依然存在。他便一次次失去了手脚,直到一次砍掉了自己的头。被路过的铁匠安上了铁皮脑袋。
其实当时李长河就想吐槽,都知道斧头上有诅咒了,换把斧头不就行了?
“他欺骗了我!”铁皮人声音还是那么平淡,但李长河能从中感受到一股惊人的怒意:“他居然给了我一颗铅球,说那是我的心脏。他既然撒谎了,我就只能亲自来取,便用这把斧头砍死了他。挖出了他的心脏。可惜,他的心脏并不适合我。我希望…你的心脏符合我的要求。我可以感受到,你的心脏十分强劲!”
“把你的心脏,交给我吧!”铁皮人从背后拿出了一把斧头,向着李长河快速靠近。
“啧,馋身子的我见过不少,你倒是馋我心脏?其实,心脏和情感没什么关系,现在的你没有心脏,还不是充满愤怒?”李长河冷哼一声:“杀害这么多人,挖掉他们的心脏。你可曾感受到什么不同?你只是想要一颗活生生的心脏在体内跳动罢了。”
铁皮人不为所动,对着李长河举起了斧头。
按照童话的剧情,奥兹本该让铁皮人发现自己本有拥有情感。
至于所谓的心脏,其实更像是一个心理安慰。
可惜在面前这家伙的剧情中,它杀死了奥兹。
现在对于李长河的话,自然是听不进去。
这…反倒更好!
李长河也没想着放它离开。在从后门进入家具城的时候,李长河看到了好几具尸体。全都是特遣队员们的尸体!他们面色不甘,胸口全被撕开。他们的不甘,就由李长河来承受吧!
娛樂大亨的秘寵:甜心小呆妻
手中沾了这么多血,可不是什么临时悔悟就能活下来的!
铁皮人已经冲到五米左右的距离,云婷踩出一脚便消失了身影,而李长河则是从兜里逃出了一个大宝贝。
“还有,你对铅球是有什么不满吗?”
那大宝贝…便是重铸后的大佬铅!铅球界的大佬,要给它的同胞出口气!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李长河对着铁皮人的脑袋丢出老铅。
老铅的能力消失了很多,速度最快的雷光剑没了,自主浮空的能力也没有了。
想要攻击,也只能当做个普通铅球似的进行丢掷。颇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既视感。
但即便如此,也足够了!
看着丢向自己的黑色球体,暗红色的裂口在球体上,像是一枚死死盯住自己的竖瞳。
铁皮人面不改色躲都不躲,虽然它本来就没有什么表情。
他在杀死奥兹之后,全身的铁片都得到了某种强大的加护。
賴上冤家:冷少哪裏跑 月上
離婚無效:總裁前妻很搶手 慕容歆兒
特遣队的特质子弹都伤不了他分毫,连游轮中的其他怪异都很难伤到他。
媽咪,爹地很帥哦
就这破铅球…还能把我秒了?
“让我挖出你的心…”他心思未落,就看到铅球的那道如同竖瞳般的裂缝忽然闭合。
随后,再次张开。之前还虚无的裂缝中,此刻却满是锋利可怖牙齿。犹如一张巨嘴!
‘吸溜’
铁皮人在那一瞬间,忽然发现…自己真的是有情感的。
这…不就是恐惧吗?
“不!!!”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