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世界當神探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當神探
正在畅想过一会儿的大场面,稻草人突然感觉大楼内似乎有点安静。
二十多个匪徒搬运罐子和发射装置的声音可不小,时不时还要彼此用对讲机协调一下。
现在……太安静了。
冷少先發制人
稻草人猛地抬头,向大楼中空广场的那个透明电梯看去。
这个广场和电梯也是他选择这里的重要因素,因为这样很容易看到匪徒们布置的进度。
此刻,透明电梯升到了十六楼,停在那里,没再降下。
底层还有六个搬运的匪徒,还在那里等着,似乎没有察觉到异常。
稻草人气不打一处来:“有情况,快问楼上的人在干嘛!”
六个匪徒被提醒,也觉出不对劲,纷纷抬起枪,警惕地对准四周。
数道黑影急速旋转着,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从上方落下。
临近地面时,它们转变姿态,从下坠变成了平行地面的漂移,扎进六个匪徒的脖子。
帝國寵婚:黑帝的秘密戀人 淩小柒
六个匪徒整个身体立刻僵硬,失去了意识,砰砰倒地。
稻草人的手偷偷打开了一管恐惧药剂,让它挥发在自己周围:“出来吧,神秘人先生,我们或许可以谈谈。”
一道身影从十六楼越栏而出,急速下落,临近落地时背后披风展开、滑行,卸去大部分重力加速度。
嘭!
略微沉闷的双脚落地声,这人就站到了稻草人面前,距离他不到两米。
稻草人没有后退,只是用惊讶的语气问到:“蝙蝠侠?”
虽然外形上有区别,但这高空滑翔降落的流程完全符合蝙蝠侠的派头。
路克漠然摇头:“对不起,你答错了。”
Duang!
美洲之帝國崛起
法醫俏王妃
稻草人:???
可惜他的脑袋没有扎斯抗揍,只能带着满肚子疑问和不甘昏迷过去:只要登上片刻,恐惧毒气发挥作用,自己就能反败为胜了。
完全屏蔽了外部空气的路克当然不在乎这点神经毒气。
但他赶时间呢,哪儿有时间给稻草人说退场台词。
况且这里又没有观众,也不用撬棍侠出场,直接放翻、扔空间、搞定收工。
为什么要弄稻草人?因为这家伙制造的大案很多,且针对大量平民,经验积分绝对数一数二。
其次,恐惧毒气还是可以拿来研究一下的。
继呕吐、放屁、瘙痒、抽筋等非致命装备后,再给赛琳娜开发一种恐惧装备,找到揍人新乐趣也不错。
……
死宅团一行人逃出大楼后,再也不耽搁,飞快地往自己家所在的位置走。
他们都在一片公寓楼街区居住,因此才会一起出来一起回去。
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少。
有的满脸兴奋,估计是才出来零元购的。
有的抱着各种东西,警惕地向家里走。
后面这类人,尤其是一个人行动的倒霉蛋经常被其它人抢走收获,只能又回头再去找寻新的收获。
这让死宅们一路走,一路提心吊胆:鬼知道有没有变太,非要强抢自己老婆。
好在他们人数不少,拿的东西也不起眼。
大多数被抢的人手里都是个头较大、相对昂贵的电子电器产品,又或者是名牌球鞋之类的。
死宅们手里的手办同样不便宜,问题是大多数人并没有分清普通玩偶和手办的能力。
蟲族修士
哥谭市这照明低劣的街道上,就更是没谁能看出来。
就这样战战兢兢地走出一公里,眼见就要脱离商业区,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影子从前方不远处的下水道口钻了出来。
随着巨大影子一起,大量的污水、泥土、碎裂路面喷上空中,四下飞散。
昏暗的灯光下,巨大影子发出嘶吼,它的身体粗大臃肿,比例失调,就像胡乱倒腾出来的……泥巴人?
下一刻,它上窜的身体猛地一顿,唰地一声又回到了地下,那嘶吼声随之快速减小、消失。
十多米外目击了这一幕的死宅团们心中发凉:这感觉……怎么是这头“小怪兽”被更大的怪兽捕猎,然后拖走了?
吓得愣了好几秒钟,突然“黑寡妇”劳瑟发出惊呼:“啊,法科!这是什么?好臭好恶心。”
众人这才回神,彼此打量,再自我打量,突然异口同声地惨叫起来:“啊,老婆!我的老婆们!”
刚才那“小怪兽”冲上来时,带起的大量污水、淤泥、泥土起码飞上了十多米的空中,再以抛物线向四周洒落。
死宅团就在这个洒落范围之内。
虽然洒落在他们身上的“份额”不多,但人均三五斤还是没问题的。
以哥谭的市政能力和污染程度,下水道里的污水和淤泥完全能算“生化武器”。
人均三五斤,还是混合了泥水混合,死宅团不光人人大花脸,连背手办的包和袋子都被糊上去了大滩黑乎乎湿腻腻的玩意儿。
下水道里,路克刚刚把泥脸这个怪人震晕,塞进二号空间远去。
隐约听见那过于凄厉的惨叫,他查看刚才无人机监控的回放画面就放心了。
反正又没直接喂进嘴里,只是身上被泼了“一点点”下水道混合物,也就恶心一点,连中毒的可能性都没有!
他也不觉得谁会傻到把那玩意儿往下咽……Emmm,等等!
他们叫得跟杀猪一样,说不定真会吃进嘴里去?思绪飘飞瞬间,路克迅速将其抛之脑后:一群路人甲而已,没必要幸灾乐祸。
……
哀嚎一片的死宅团完全没有办法,叫了片刻后自动停止这种徒劳行为,纷纷检查自己老婆的被污染状况。
好消息是大多数泥水都被他们“零元购”来的高级露营包包口袋挡住,坏消息是小部分从没有完全拉拢的口子流了进去。
更大的问题是……太特么臭了,回去以后老婆们身上的味道绝对不适合把玩。
最惨的还是“黑寡妇”劳瑟,只剩下最后一个的抱枕被他裹在外套里,但露出来的下半截还是黑了一大片。
他的惨状其它人自顾不暇,没时间来关心,劳瑟自己只能顽强地安慰自己:“没事,老婆,我们回去用高级清洗剂擦干净就好。”
網遊之八連殺 大漠無言
遭遇了这事后,最大的好处是他们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往回走。
所有靠近他们的人,先是皱鼻子,再凑近点看清了他们身上黑乎乎的那些玩意儿,瞬间败退。
死宅团就跟那个古老的网络梗一样——只要变成一坨shi,就没人敢踩在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