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密林下,
地府鬼差朝着旁侧说了句后,再恭敬着朝着廉歌躬身,
学着地府鬼差模样,恭敬着站在一旁的几人中,一个面容年轻,看起来二十几岁的男人闻声,
有些拘谨着,朝前走了几步,又顿住脚,有些感激着看着廉歌,
“谢谢天师前几天,为我和我妻子证婚。”
感激着,男人出声说着,
旁边,几人里,唯一个女人,也挪着步子,走到了男人身侧,同样感激着,朝着廉歌出声说道,
“谢谢天师。”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这男人和这女人。
男人看起来二十几岁,身上穿着身军装,魂体看不出太多鬼气,反而有股堂皇感觉,
女人穿着身长裙,站在男人身旁,看起来同样只有二十来岁,微微低着头,显得温婉,
这两人,显然就是之前廉歌借宿那村子时,遇上的,成婚的‘梁新国’和‘沈大姐’。
“也算是喝了你们的喜酒,就当是谢过那杯喜酒吧。”
微微笑了笑,廉歌看着身前两人,说了句,
天才名醫 釣魚1哥
“……谢谢天师。”
两人再朝着廉歌齐声说了句。
微微笑了笑,廉歌转过视线,将目光投向了剩下三个人,
遊戲飄渺
剩下三个身影中,两个看起来二十多岁,剩下个看起来要较年长些,
“……天师,这两位都是我的战友,这位,算是我的同乡。”
两道年轻些身影与梁新国穿着同样的军装,年长些的那男人,身上则穿着不一样的军装,三人身上衣服都有些破烂,像是沾上了些黑灰泥尘。
见廉歌转过目光,梁新国赶紧着,出声介绍道,
“见过天师。”
彪悍小農妃 水玲瓏001
学着之前鬼差的模样,三人朝着廉歌再出声说道。
“不用多礼了,要再这么客气,我看我这顿饭,怕是蹭不了了。”
微微笑着,廉歌看了眼这魂体同样纯粹的三人,出声说了句,
“……天师请坐,天师请坐……”
一旁的鬼差恭敬着再走上前,一边出声招呼着,一边驱使着鬼气,在地上卷起阵风,卷走了地上积着的枯枝腐叶,
“……环境简陋,还希望天师别嫌弃。”
“……要不天师,我去给你搬块石头过来坐吧。”
鬼差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劳烦了,不用了。”
廉歌出声,叫住了鬼差。
“……卑职遵命……那天师请坐,天师请坐……”
止住了脚,应了声,鬼差又一边招呼着,一边又将地上仅剩下的几片落叶用风扫开了些,
情敵變夫夫全息 淺淡色
看着有些拘谨的几人,廉歌没再多说什么,盘腿在地上直接坐了下来。
见廉歌坐下,有些拘谨着的几人都放松下来了些,
“都坐下来吧。”
看着仍然站着的几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招呼了句。
“是,天师。”
鬼差看了看有些拘谨的其余几人,反应过来,赶紧着应了声后,也在廉歌身侧不远坐了下来,
其余几人愈加放松了些,也跟着,像刚才一样,重新围着坐了下来。
……
“……天师,这些食物是卑职带过来的,都是您能直接入口的,这边这些我们还没动过,您尝尝吧。”
鬼差招呼着,从旁边再拿过几碟菜,又将围着的,身前石桌上,摆着的几碟菜,在盘子里分了分,
“……天师,您为我们证婚,让我和我妻子能顺利成婚。之前一直想亲自感谢感谢您,只是我这没法离开,也不敢去惊扰天师法驾。”
一旁,梁兴国也跟着出声说道,
“……好不容易天师您路过这儿,还愿意入席,这杯我敬您,您不用喝。”
旁边,‘沈大姐’什么话也没讲,只是拿起旁边的个酒瓶,给自己丈夫身前放着的个杯子里,掺满了酒,
梁兴国说着,端起了酒杯,将酒杯里的酒气,一饮而尽。
“这杯喜酒还是要尝尝的,我不会喝酒,就以茶代酒吧。”
廉歌微微笑了笑,端起身前,鬼差刚从旁边拿过来的杯子,
驱使着法力,抬起手,空杯子里多了些水,廉歌端起那杯水,喝了口。
又拿起鬼差刚拿出来的新筷子,夹了盘子里鬼差等人还未动过的菜,尝了口,
“味道挺好的。”
“合天师口味就好,合天师口味就好……天师想吃什么就夹。”
鬼差和梁兴国跟着,出声招呼着,出声说道,
席间,气氛再自然了些。
……
“……天师,之前喝酒的时候,还听老汤说起您。天师您游历四方,渡人渡鬼,大气魄,我老施佩服你,我也敬你一杯。”
旁边和梁新国穿同样军装,之前有些挠头奇怪又遇上人的男人,端起了酒杯,带着些口音,出声说着,饮尽了杯子里的酒气,
“施先生客气了。”端起酒杯,再喝了口杯子里的水,廉歌应了句。
“……嘿,天师叫我先生,天师叫我先生……”
不知是酒气,还是话醉人,男人脸上带着些醉意的憨笑着,紧随着,又转过头,看向旁边坐着的梁新国,
陰胎十月:鬼夫,纏上身
“……老梁,你听见了吧,刚才天师叫我先生,这事儿我能吹个好几天,可惜了,这附近就你们几个……”
“咚!”
梁兴国伸手就给了他一下,然后转过头,又赶紧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天师别介意,他这人脑袋是愣的。这么多年也没变过,当初那么愣,现在还是这么愣。”
廉歌微微摇了摇头,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嘿,咋和你爷爷说话的呢,我说你才是愣得呢,当初那阵地上的时候,我说我给你挡一下,你赶紧走,你救我干啥……”
摊开着腿,坐着,男人脸上带着些醉意,不乐意着说道,
泰坦與龍之王 瑞血豐年
“……就是,老梁,说起来这事就得怪你,你说你要活下来了,这么多年还能给我们过来烧点纸,你和沈大姐生个儿子,还能在我们坟跟前磕头。”
旁边,另一个穿着同样军装的男人,也笑呵呵着,跟着出声接话道,
“……我是你们班长,你那时候都还是个新兵,我能让你死在我前面吗……你们都死了,那是我的阵地。”
梁兴国出声说了句,
闻声,两个穿着同样军装的男人有些沉默,
“……诶,我看你们两就是想让班长儿子给你们磕头,说不准还想让班长给你们两磕头。”
旁边,鬼差见气氛不对,赶紧插话道,
超神寵獸店 古羲
“……嘿,你可别污蔑人,我跟你讲,我和班长那是什么关系,什么叫我两想让班长儿子给我磕头……你不想?”
旁边,那穿着同样军装的男人赶紧出声说道,脸上笑着,
“……诶,天师,你肩上那只灵兽怎么了?”
旁边,那稍微有些年长的男人,转过头看了看廉歌肩上的小白鼠,不禁出声问道,
中國國際關系現代化 劉建飛
“它眼馋,想吃菜,又已经吃撑了。”
廉歌拿着筷子,夹着盘子里的菜,吃着,语气平静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