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江湖梟雄 岐峯-第一四八零章 墳地交鋒,心理素質的碰撞展示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马家沟的西山上,李先生工作室的两台车,很快停在了一处还算平坦的松树林子里。
“咣当!”
李先生推开车门之后,看着树林子里起起伏伏的十几个小坟包,扭头看向了张鹤:“找找吧,哪几个坟是你家的?”
“我看看!”张鹤看着树林子里的一片坟包,自己也找不太好,进去挨个看了起来。
“小兄弟,你找我迁的,真是你家祖坟吗?我咋感觉你自己都找不到地方呢?”李先生跟在张鹤身边,看见他认真辨认的模样,语气含糊的问道。
“废话!你他妈会吃饱了撑的,会给别人家迁坟啊!”张鹤烦躁的骂了一句,随后目光变得晦暗了一些:“我就是很多年没回来,记忆模糊了!”
“曾经有过故事啊?不瞒你说,我当年刚出道的时候,也有过降妖除魔的往事!”李先生看见张鹤黯淡的目光,呲牙一乐,想要调节一下尴尬的气氛,但又感觉这时候开玩笑不太合适,明智的闭嘴。
“找到了!在这呢!”张鹤沿着树林子溜达了一圈,最终在树林子外面找到了三个几乎快要与地面齐平,连墓碑都没有的坟头。
“爷爷!奶奶!爸!孩儿不孝!来晚了!”张鹤看着三座坟,鼻子一酸,脸上泛起两抹泪痕。
他身背两条人命,可谓恶贯满盈,但心中也有柔软的地方,对于张鹤而言,一生中最温暖的时光,就是至亲都在世的时候,自己满村子疯跑,无忧无虑。
在张鹤的记忆当中,祖父母与父亲的坟,都是在树林子里面的,但他入狱的这么多年,因为这几座坟没人打理,附近的耕地也一直在扩张,蚕食着山林里,已经将这三座坟覆盖到了耕地的范围内,恐怕再过几年,也就彻底消失了。
“小兄弟!这是我车里常备的清香和纸钱,给老人烧点吧!送你的!”李先生回到车里取了几叠冥币,给张鹤递了过去。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江湖梟雄 ptt-第一四八零章 墳地交鋒,心理素質的碰撞讀書
“好!谢谢啊!”张鹤的眼泪来得快,去得也快,对李先生自嘲一笑:“真他妈人走茶凉!三座坟荒了这么多年,居然没人来看过!”
“唉……我做这个行当,经的见的比你多!老人生前不孝的子女,在人没了之后争家产,场面热闹着呢!我是个吃阴间饭的!所以我始终信奉一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李先生豁达的开口。
“那你还真错了!天是无眼的!”张鹤嗤笑一声,掏出烟给李先生拨过去了一支:“咱们接下来,是什么流程啊?”
“你给老人烧点纸,磕几个头!然后该怎么办,我告诉你!”李先生微微摆手。
“好!”张鹤点点头,跪在了坟前。
……
二十米外,一处避风的山坳后侧,雀哥带着一个青年,迅速摸到了二河身边,看向了他:“什么情况?”
“你看那个人,像不像张鹤!”二河眯着眼,直接指向了远处跪在坟头烧纸的身影:“距离太远了,我看不太清楚是不是!但从身形和眉眼上来看,感觉八成就是他没跑了!”
“奥迪车里的那伙人呢?”雀哥睁大眼睛问道。
“那边!他们跟咱们的方向是反的,绝对在那边树林子里藏着呢!”二河指向了六七十米外的一片树林子,接着对雀哥继续道:“昨天晚上,他们见过刘淑芹之后,已经在这蹲了一夜!今天上午张鹤就出现了,说明他们百分百是奔着张鹤来的,咱们咋办,先下手为强?”
“哗啦!”
雀哥听见这话,掏出腰里的仿五四上膛,犹豫了一下:“再等等!”
“等什么?再等人跑了怎么办?”二河焦急的问道。
“你没看见周边的几个人,手里都拿着铁锹什么的吗?估计他们八成是来修坟的!这时候动他,太做损了!让他把手里的活干完吧!”雀哥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给张鹤一点时间。
“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不怕折了口碑啊?”二河呲牙一笑,也有点不忍在这时候动手了。
“趁着别人修坟去抓人!这才叫砸名声呢!我这叫盗亦有道,你不懂!”雀哥鄙视的看向了二河。
“哈哈!你咋这么记仇呢?心里这股气还没过去啊?要不这样,等扣住张鹤之后,我洗一洗,让你干一下,行不?”二河哈哈一笑,看向了靖嘉:“这样,你现在去办件事……”
……
对面的树林子当中,大筝身边的一个青年看见张鹤在坟前磕完了头,李先生也开始指挥他攥着香围绕坟头转圈,同时指挥工人下铲子,侧目向大筝问道:“筝哥,咱们啥时候动手?”
“蹲了这么久,跑了一大圈才找到他!不能等了,准备抓人!”大筝端着手里一把锯短之后,大约小臂长短的私改猎,目光阴沉。
“咱们现在动手,是不是不合适啊?要不等他把坟修好吧!”旁边一个青年舔着嘴唇开口:“张鹤一旦出事,肯定就是折了!临死前,怎么也让他尽尽孝道!”
“扯JB淡!你继续给他时间,大哥都快被人埋到坟里了!别磨叽!上了!”大筝语罢,直接从树林子里窜出去,奔着张家坟地加速跑去。
……
坟地边。
“你别光转圈,嘴里也得念叨着!就是我刚教你的那套词!”李先生对着张鹤开口。
“三条大路走中央,此去不要回头望……”张鹤见几个工人开始挖坟,也捧着香开始念叨,但目光一瞥,却发现远处的树林子里,有数道身影,正在向着自己这边加速跑来,看见这一幕,张鹤微微一怔。
“艹你妈!给我跪下!”大筝跟张鹤对视一眼,直接抽出了裹在怀里的私改猎,把枪口对准了他。
“我去你妈的!”张鹤见状,把手里的香一扔,奔着远处就开始跑。
“吭!”
大筝见状,对着张鹤直接扣动了扳机。
“嘭!”
成片的钢珠打在旁边一棵腐朽的枯树上,直接将树干扫断。
“我他妈就说过!你今天不能迁坟!”李先生听见枪声,嗷的一嗓子躲在了坟头后面。
“踏踏踏!”
张鹤听见身后传来的枪声,也顾不得观察自己有没有被打中,宛若受了惊的兔子,开始蹦着高的加快速度,而他奔跑的方向,正是雀哥他们那边。
“咔哒!”
大筝撅开私改猎的铰链,重新按了一发子弹进去,抬手指向了张鹤的双腿。
“砰砰砰!”
大筝还没等开枪,前方的土坎子后面陡然传来了三声枪响,然后雀哥攥着手里的仿五四,直接起身指向了大筝:“小B崽子!手指头从扳机上移走!”
“你吹牛逼!”大筝见到忽然有人端着枪出现,在惶恐之余,也枪口高抬,把护木顶在了肩上,跟雀哥对峙起来。
“扑棱!”
随着雀哥将大筝挡住,二河跟另外一个青年也窜了起来,直奔张鹤扑了上去。
“都他妈给我滚!”张鹤忽然间遇袭,此刻已经失去理智,抽出腰间的军刺,奔着最前面的青年就是一刀。
“躲开!”二河看见张鹤的出刀轨迹,右手推开青年的肩膀,左手奔着军刺的刀身就抓了过去。
“噗嗤!”
刀锋划过,二河的白手套瞬间被血染红。
“他妈的!”张鹤看见二河这个如此彪悍的举动,猛地往回抽了一下手,而二河则紧紧的攥着刀,防止他伤人。
“操!”
另外一个青年看见这一幕,直接一个飞扑冲上去,将张鹤按在了地上。
“嘭嘭!”
二河见张鹤被控制,握着拳头向他的侧腮连续掏了数拳,两个人一起压住了他,二河也掏出兜里的手铐,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把张鹤给铐住。
“妈的!”大筝看见张鹤被抓了,咬着牙就要上前。
“别动!你一把破枪一发子弹!真要对着崩一下,你能是我的对手吗?!”雀哥攥着枪一声怒吼,眼神锐利:“两家捕食!肉既然被别人咬住了,就别想着硬抢,否则枪一响,大家都疼!你说呢?!”
“呼呼!”
大筝听完雀哥的话,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盯住了雀哥的眼睛:“哥们,过江龙,还是坐地炮啊?”
“我是啥身份,跟你关系不大!往后撤吧!否则我真崩你!”雀哥面无表情的开口。
“人你可以带走!但这事肯定没完!至于你能保他多久,咱们走着瞧!”大筝虽然端着枪,而且比较勇猛,但这也只是跟邵荣的其他手下相比,真到了这种玩命的时候,他的心理素质跟雀哥这种老油条压根没法比,扔下一句狠话,十分谨慎的带着三名队友向后退去。
“嗡嗡!”
这时候,提前下山的靖嘉也开着越野车冲到了山路上。
“上车!走了!”雀哥见靖嘉到场,弯腰把张鹤拎起来,跟二河与另外一个青年一起把他塞进车里,迅速驶离。
“筝哥,咋办?”旁边一个青年看着摘掉车牌的越野车远去,握拳问道。
“能怎么办!追!”大筝转身就跑。
三分钟后,大筝一行人跑到奥迪车边,启动之后刚走了两步,车身便随即一沉,一个青年推门下车,看了一眼轮胎,恨恨咬牙:“筝哥!咱们车轱辘的螺丝让人卸下去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